九转欢魂蛋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陶弘景【南北朝】

【狙击组】一击之间02

第二章 训练

返航的前一天,杨锐找到了夏楠,归还了那条蓝色手链。

说话一向快如子弹的记者意外地很安静,她接过手链,摩挲了一会,抬起头看着眼前白色军装的男人。

杨锐感到再不说点什么对不起自己从军练出来的那点胆,眨眨眼,硬挤出了一句废话。

“夏小姐,手链我还给你了。”

唉,他是真对不起从军练出来的那点胆!

夏楠倒是笑了,把手链戴好,伸出手来,手指细长,骨骼分明。

“叫我夏楠吧,杨队长。”

杨锐赶紧握了上去,一握住就懊悔没事先把手掌心的汗擦干净。

“叫我杨锐就好。”

“杨锐,你们返航后会有休假吗?下次靠岸是什么时候?”

杨锐瞪大了眼,手不自觉地用了力,夏楠倒是没叫痛,只是眼睛向下瞟了瞟,杨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抓着人家的手没放,赶紧松开了。

夏楠又笑,她虽然一头短发男装打扮,但长得俏丽,气质一旦温和下来就很吸引别人的目光。

“怎么?这也是机密?”

“不,没有,休假需要申请批示,靠岸的具体日期也还没定。”

“哦。”

听到这个哦,杨锐心跳又有点快,他偷瞄了下女记者,对方的发丝被海风吹拂着飘起,脸上有几道浅浅的疤,大概是刚落了痂,仍泛着白,但杨锐就是觉得这样挺好看。

咽了口唾沫,成败在此一举了!

“夏小姐,方便的话,那个,我们可以通信联络,一般不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们是可以用手机的。”

夏楠看着杨锐,眯起眼,说了一句不行。

杨锐悬的老高的心脏顿时就落了下去,还砸出特大一深坑,他觉得自己一时半会爬不出来。

“对不起,是我唐突了……”

“不是都让你叫我夏楠了吗?怎么还老夏小姐的。”

什么叫柳暗花明又一村啊!什么叫春回大地万物苏啊!杨锐立马就从坑里跳出来了,不好意思地咧开嘴:“那,夏楠,咱俩加个微信吧?”

舱房内

特种兵的舱房是四人一间,李懂住的这间本来是罗星、他、石头和庄羽,现在却只剩下他了。

顾顺来了之后,就被安排睡在他这间,也不知道狙击手是不是都有占领制高点的执念,本来他的军衔是睡下铺的,硬是和李懂换了上铺。

“李懂,你计算风速、流速、障碍物造成的阻力都没问题,测距甚至能强过我,但实际操作就会有误差,知道为什么吗?”

“知道,抗压能力差。”

顾顺嚼口香糖的动作一停,放下手里把玩的Vortex测距仪,打量着端正坐在床上的李懂,对方也仰头看着他,圆圆的寸头,圆圆的眼。

认真的模样特让人想胡噜一把。

其实这次行动前,顾顺是真没见过李懂,他只听闻罗星有个很宝贝的观察员,老是藏着掖着地不往外领,还被人打趣过是不是当自己媳妇儿了?

他当时隐蔽在草丛中待命,就听到耳机里罗星急赤白脸地辩解,不禁对这个“宝贝”有了点好奇。

结果见面了,没想到还真的是个“宝贝”。第一眼只觉得这温和的小样怪不得能忍受罗星,结果眼睁睁地看着那双大眼因为自己的挑衅而变冷,直到解救完人质前都爱答不理的样子。

若不是他几次没话找话地上赶着跟对方尬聊,他都能打包票,即使成为了搭档,李懂也敢除了任务以外不跟自己说一句话。

和家里养的那只短毛真像,非得哄得开心了,才能亲近几分。

想到这里,顾顺不禁笑的更开些,起身把手搭在上铺,他个子高大,这么一来李懂整个人都被埋在了阴影里。

“其实你就是太紧张了,得学会放松,放松懂吗?”

李懂不喜欢视线被遮挡,他往旁边移了移,顾顺却顺势坐了下来,还把胳膊搭在了他肩膀上。

热乎乎的体温让李懂有些别扭,他其实挺不能理解有些人动不动就搂搂抱抱的行为,在队里他和其他队员们肢体接触的概率还没有佟莉大,佟莉时不时地还揍回石头呢。

想到石头,李懂的眉间又有些黯淡,他握紧拳头,低声说

“我被副队说过,心太重。其实我不适合当特种兵,也不知道怎么就被选上来了……”

“停停停!”顾顺一把就捂住了他的嘴,那厚实的触觉让他不自觉地一颤,随即就放下来了,李懂都没来得及骂他

“李懂,懂儿,你说你叫这个名怎么那么白瞎呢?”

顾顺挽住他的肩膀,一使劲把李懂放倒了在床上,双腿一钳,李懂就被拥在了怀里,动弹不得。

“你干嘛!”

“别动!”顾顺想了想,加一句:“同步训练!”

一提训练李懂就不动了,但他呜呜叫着示意对方好歹让自己能呼吸,顾顺那胸肌铁板一样,差点把他鼻子压扁。

松了松胳膊,顾顺如愿以偿地搂着怀里那个圆头,没好气地开始教育

“能选进蛟龙的,就没有怂货,能让我顾顺认同的,那就是人尖中的人尖!”

“你怎么那么自大!”

“这叫自信,你缺的就是这个,你以为罗星就会要个没用的搭档?你以为我推荐你当狙击手就是屁话?”

李懂不吭声了,他每次这样罗星都没了脾气,但顾顺不,他越不吭声这小子越来劲。

“你不是抗压能力差,你就是不自信,你抗压能力好着呢,胆子也够大,通讯坏了的那会,你端着个机关枪就敢去打对方的狙击手,这是没胆量吗?”

“解救佟莉的时候,你一枪就击中了恐怖分子的头,这是没能力吗?”

“我是不知道你以前经历过什么,但是在我顾顺眼里,你就是最好的!”

“如果你不信自己,那你就信我!都是男子汉大丈夫,争点气!”

吼完了,顾顺发觉怀里的人太安静,他有点忐忑地拍了拍对方后背,寻思自己是不是说过了?

正想再说点啥,就看到李懂抬起头,笑的眼角弯弯。

“我说你怎么那么自大?明明就是个小兔崽子!”

从没见过李懂这个模样,顾顺不禁有些愣,李懂看着难得呆傻的某人,笑的更开心了。

“不是要同步训练吗?你喘那么大气怎么练?”

“你……”

“我懂,我都懂,行了吧?这思想教育工作你怎么做的比副队还溜。”李懂说完,不再搭理顾顺,正正经经地闭眼开始配合呼吸。

“嘿!”顾顺觉得有点牙疼,合着他哇啦哇啦地说了这么多,被人家一句话就带过去了?李懂你这情绪转换地也太快了吧,是不是蒙我呢?

顾顺深吸一口气,就听到怀里传来一句谢了,他闭上嘴,终于安静了。

李懂虽然面上平静,心脏却咚咚跳得极快,顾顺那句信他,意外地砸进了他的心坎,还砸的有点疼。他和罗星搭档时,虽然对方也没少鼓励他,但从没一个人,毫不犹豫地这样肯定。

顾顺嘴里说着让李懂信任他,但其实他早已将自己的信任交到了李懂的手上,从此以后,他不需要再勉强自己,只需要信任身边这个人,有这个人在,就证明着他李懂,就是最好的。

顾顺,顾顺,李懂嘴里反复念着这个名字,终于安心。

“你怎么不嚼口香糖了?”

“刚才说的太激动,不小心咽了。”

“哈哈哈哈该。”

“因为谁啊!”

“你那口香糖什么味的?”

“吐出来给你尝尝?”

“你小子太恶心了!”

“别老小子小子的,我一点也不小。”

“……带颜色?”

“没啊,你听成啥了?”

“……”

“听成啥了,说啊。”

“你别得寸进尺顾顺!”

等了一会,顾顺发现怀里的人彻底没了声音,就看到这个最优秀的观察员,居然睡着了。

松了松胳膊,帮李懂找了个舒服点的姿势,顾顺心想,等人醒自己这左臂算是废了。屈起手指,打算弹个脑奔,到了还是没碰,而是虚虚地滑过眉毛鼻子,最后浮在了嘴唇的上方。

李懂这人,长得周正,唯有嘴唇厚实,肉嘟嘟地,乍看总像噘着嘴,索吻一样。

猛地收回手,顾顺捂住自己的眼睛,心跳越来越快。

完了,真他妈完了。

“队长,名单出来了,你看下。”副队好不容易才在甲板上截住自家队长,他是不是还没好利落,怎么觉得队长是蹦着过来的。

“好,我看看。”杨锐咳了下,力图保持一贯的形象,但是他一想起刚才的事就想笑,笑的眼睛都快没了。

徐宏瞅瞅杨锐,忍了忍,到底没忍住

“队长,夏小姐……”见到了?

“啊?夏楠怎么了?”杨锐身上好像有反应器,夏楠就是开关。

“没事。”徐宏闭上嘴,他觉得老婆说得对,队长这真的是桃花开了,其实人质营的时候他就有点感觉,话说队长单了这么多年,能不能搞定啊?

思及此,徐宏看着杨锐的眼神就有点担忧欣慰鼓励的复杂,杨锐不小心瞥了眼,感觉汗毛都竖了起来。

“我觉得名单没问题,但是佟莉的话,会不会有点勉强?”

徐宏叹了口气,他也觉得佟莉身为一个女生,加入委内瑞拉联合训练有些难度,何况她的脚伤还没有好利落。

但是这姑娘自从知道了训练的事,天天堵在他宿舍门口,也不说话,就直直盯着他,眼神跟小刀似得,路过的海兵没少看到。

要知道单调的海上生活啥最丰富,八卦啊!这要传到老婆耳里,他宁可再回战场杀敌。

“这样吧,让她来和我谈谈,你负责通知其他人。”

“是。”

“对了,你知道李懂申请狙击手的事吗?”

“知道。”

“这次狙击手的名额只有一个,他和顾顺都在名单上,走之前得选出来。”

“好的。”

“那就这样。”

徐宏点点头,还是满脸纠结,杨锐忍不住瞪起眼睛,他知道自己这个副队热心肠老好人,但从没磨叽过,今天这是怎么了?

“那啥,队长,其实女人吧,都靠哄的,另外就是多沟通,多说好听话,多顺着点。”

“啊?”杨锐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一张黑脸居然透出了红,他挥挥手,示意对方赶紧离开,徐宏说完想说的,赶紧敬了个礼溜了。

好听话啊……

杨锐摘下帽子挠挠头,虽说要了微信,但能发啥他还真不知道,这辈子没追过人,可咋办。

拿出手机,翻出夏楠的微信,对方的头像是和一群斯里兰卡的小孩合照,笑的很是灿烂,他盯着看了半天,不由得看地愣了

“报告!”

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杨锐赶紧收起手机,就看到佟莉严肃地站在自己面前,一身黑色训练服。

评论(16)
热度(119)
  1. 熊熊sj九转欢魂蛋 转载了此文字

© 九转欢魂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