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欢魂蛋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陶弘景【南北朝】

【狙击组】一击之间07 意外

第七章 意外

委内瑞拉国际特种兵训练营,又称“猎人学校”,在这里一切都以锻炼军人意志,训练反恐技巧为目标。来到训练营,不分军衔、职务、姓名和国籍,以随机编排的数字为代号参加各种任务,无论何种理由,超过48小时不参加训练即视为自动弃权,每届的淘汰率高达8成。

因其惨无人道的暴虐性和能够比肩实战的危险性,也被称为“士兵屠宰场”。

能够来到这里的人,无一不是精英,而能够从这里出去的人,就已是世界级别的“活人武器”。

“过去我国的士兵曾在训练营里取得过优秀的成绩,但也有人牺牲在这里,大家都要做好心理准备,即使无法拿第一,也要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

跳机前,杨锐私下将舰长的叮嘱告诉了蛟龙队员,所有人都表示记住,唯有张强和王才栋没有吭声,杨锐皱了皱眉,到底没再说什么。

毕竟来到这里,就已经没有了上下级关系,每个人都只能靠自己打拼。

 

李懂是最后一个跳的,到地面后第一时间搜索了队员们的讯号,却未有收获。看来他抽签的运气不好,一开始就和其他人分散了。

定点降落的位置并不是固定的,这也是策略的一种,为了让士兵们保持高度的警惕和压力,打散原有团队,强迫个人作战,能达到极好的效果。

深吸了口气,李懂压下心中的失望,将武器迅速组装背好,检查了下方向,开始向着集合点靠近。

训练营规定,定点降落后,所有人必须在90分钟内徒步跋涉过25公里的河流与丛林到达集合点,沿途要注意避开侦察装置和武力装备,违反时间或未能到达都视为弃权。

要求看似容易,但其实这第一项就直接淘汰了近一半的人数。先不说重装跋涉对身体素质的要求,亚马逊森林的气候和危险也是一道难关,何况还有专门为了淘汰设置的火力攻击,那是实打实地头顶飞子弹,脚下埋地雷。

李懂一边跑,一边隐隐地担心队友们的安全,尤其是顾顺,他刚跳完伞,凭空比别人多出来需要缓冲的时间。

这一分心,就没有注意到脚下,眼瞅着马上要滚进河里,李懂伸手抓住树枝,却不小心被隐藏在树上的侦查器扫描到,登时子弹就打了过来。

“小心!”这时旁边扑过来一道身影,抱住李懂就地滚了两圈,堪堪避过子弹,但是帽子也被打穿了个洞,紧贴太阳穴的位置。

李懂躺在地上,只觉得心脏扑通跳得厉害,他看着身上的人,一时说不出话来。

舒舒服服压着他的人倒是笑出一口白牙,过分俊朗的一张脸。

“懂啊怎么这么不小心,要不是我你就交代了。”

“顾顺?”李懂眨眨眼,你怎么在这?

“本来我是在河对面,但空地火力太集中,我琢磨着丛林里能好一点,没想到却遇上了你,咱俩太有缘了。”顾顺笑眯眯地解释,擦脑而过的子弹似乎没留下任何心理阴影。

李懂看着对方,过了一会儿,嘴里吐出两个字。

“起开。”

顾顺撇撇嘴,站了起来,顺便把李懂也拉了起来,他打量着周围环境,很快锁定了方向,正要回头招呼李懂,对方却直接把他扑在了地上,手臂按住了喉咙处。

“李懂?”

顾顺难得被吓到,就看李懂黑亮的眼睛凶狠地盯着自己,带着怒气说道。

“顾顺,如果你是碰巧遇到我就算了,要是你不惜牺牲时间也要找我,导致被淘汰,无视这次训练的珍贵,那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顾顺盯着李懂,慢慢将手放在他腰上箍住,认真地回答。

“我确实是碰巧遇到你的,你放心,我一定将任务放在第一位,珍惜这次难得的机会。”

李懂又盯了他一会,垂下眼睫,他遇上顾顺比谁都高兴,更何况对方还不顾危险地救了自己,但他们是军人,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完成任务。更何况以顾顺的天资,如果顺利闯过这次的训练,无论是能力还是资历都会得到大大的提升,是再好不过的事。

听到顾顺的保证,李懂才松了口气,想要起身却发现顾顺依旧紧紧地抱着自己。

不由得看向对方,就听顾顺用比刚才更认真地语气说道。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不会担心你,我希望我们两个都能完成训练,赢得比赛。”

李懂听得脸有点红,他挣扎着想要起来,顾顺却死不放手,知道他小声嘟囔了句知道了,顾顺才松开,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

瞪了眼得意洋洋的某人,李懂试图转移话题:“队长他们不知道怎么样了。”

顾顺想了想,虽然除了李懂,剩下的人的位置相对集中,但自己却没有碰到他们,看来可能有什么意外情况。

“我们还是先赶往集合点,相信队长他们会顺利到达的。”

李懂点点头,两人抓紧速度前进,心中暗暗希望其他队员也平安无事。

 

可惜的是,与顾顺李懂的愿望相反,杨锐他们,当真遇上了天大的麻烦事。

密集的机关枪发射声不断地在耳边响起,杨锐依靠树木的掩护,发送战斗指令。

“佟莉,左侧压制!”

“徐宏,抢夺车辆!”

“王才栋,张强,寻找最高点狙击!”

“其他人跟着我突围!”

杨锐抹了把汗,刚刚降落就被攻击,对方显然事先有所准备,不但弹药充足,就连打法都跟正规军没什么区别。

如果不是武器的型号种类不是一国制造,他都以为遇上了军队。

现在看来,恐怖分子的可能性更大。

但哪家的恐怖分子,能够不长眼到突袭特种兵训练营,即使离着营地还有一段距离,但这种打到家门口的行为居然没有都惊动训练营,究竟是巧合,还是有更大的阴谋?

杨锐一边攻击一边不断地转动着脑筋,当务之急是保证队员安全,然后伺机联络上训练营,取得后援支持,现在优势就是对方可能忌讳着动静,没有使用火箭炮等重武器装备。

劣势是时间紧迫,他们人手弹药都不够,很容易全军覆没。

必须要快!

杨锐咬着牙不躲避子弹,他枪法极准,几下便解决了越野车上的驾驶员,为徐宏制造机会,只要抢夺到车辆,突围的可能性就极高。

“佟莉!”

眼瞅着徐宏马上就要摸到停车处,却突然大吼出来,声音里带着惊恐和难以置信。

杨锐转过头去,眼前的画面如同慢动作般,佟莉的肩膀被子弹打穿,倒在地上翻滚,其他队员的尸体分散四处,而攻击他们的子弹居然来自后方。

瞪着血红的一双眼,杨锐看到张强的尸体悬挂在一块石头上,眼睛还大大地睁着,而王才栋不见踪影。

将手榴弹向着王才栋可能隐藏的位置扔去,他抓紧时间赶到佟莉那里,试图将对方隐藏起来。此时徐宏开着车赶到,打开车门将佟莉塞了进去。

向后方扔出最后一枚手榴弹,杨锐也跳上车,拔出手枪不停地攻击后面追来的人。

“队长,怎么办!”徐宏猛踩油门,他们的子弹马上就用完了,手榴弹和机枪也没有了。

“先跑,找到安全地方舍弃车子躲起来,佟莉的伤必须马上处理。”杨锐太阳穴突突地跳,他没有想过自己的队伍里居然出现了叛徒,恨不得亲手毙了王才栋。

“队长,我没事。”佟莉咬牙坐起来,试图用左臂继续开枪,不小心牵动了伤口,死死忍着不呼痛。

杨锐查看了下佟莉的伤口,好在子弹并没有留在里面,而是直接打穿了,就是不知道是否伤到了骨头,现在这情况只能紧急做个包扎,想要佟莉胳膊不废掉就必须尽快赶到能治疗的地方。

徐宏猛拐方向盘,现在再赶往训练营已经不现实了,好在这里离营地虽远,却有一条通往外面的小路,只能希望汽油能够支撑他们赶到最近的城镇,得到救助。

也许是运气够好,一直到小镇,杨锐他们都没有再遇到伏击。徐宏砸开一家超市的门,试图买些衣服药物,正巧遇到超市的主人是中国人,对方烫着卷头满脸横肉看上去像黑社会一样,却意外地很好说话,看到他们是军人的打扮也没有多问什么,甚至腾出了地方让佟莉养伤。

“实在是非常感谢您,虽然我们现在没有钱,但之后一定会给您补偿的。”杨锐有点不好意思地对钱老板表达谢意。

“嗨,都是中国人,客气啥,虽然我现在国籍不是中国了,但我的心始终是一颗中国心!”长得有点像沙皮的钱老板笑的一脸憨厚。

“看你们的打扮估计是有任务吧,我也不多问了,这两天这地也不太平,来了挺多人的,咋咋呼呼的,我琢磨着不像正经人。”钱老板搓搓手,看上去很不安:“要么说我这命呢,在哪哪出事,唉!”

杨锐着急为佟莉治伤,只好打断钱老板不明所以的郁闷:“钱老板,如果您认识医生的话,能不能过来帮我的同志治疗,她伤的很重。”

“哎呦,你们来的这个不凑巧,委内瑞拉刚出了大事,全国都戒严了,尤其是交通啊医院啊,严进严出的厉害,你们有身份证明吗?”

杨锐闻言眉头紧成了锁,为了参加训练,所有人的身份都自动成为空白,毕竟在训练营里,也不需要什么证件。现在这种意外情况,即使与大使馆取得联系,时间上也来不及。说起来他们遭到伏击,委内瑞拉全国戒严,时间怎么会这么巧合。

“队长,佟莉的血止不住,必须尽快治疗。”

他正想着,徐宏就走了出来,满手的鲜血,钱老板看到后连忙避开眼,口里不断地念阿弥陀佛,杨锐进到屋子里,就看佟莉苍白的一张脸,微微闭着眼,呼吸极为浅缓。

尽管绑上了绷带,血液还是慢慢渗出,应该是伤及了大动脉,如果不缝合和输血的话,佟莉的生命就危险了。

就在杨锐考虑是去医院绑架医生,还是偷偷潜进医院去治疗时,就听站在门口的钱老板犹犹豫豫地说了一句。

“我倒是认识一个人,不过他不是什么医生,只是略懂医术,要不然让他给你们看看?”

杨锐和徐宏对看一眼,现在先把佟莉的伤治好,其他的剩下再说。

“那就麻烦钱老板了。”杨锐冲钱老板点点头,感激道

“不麻烦不麻烦,看这小兄弟还这么年轻,就这么去了我也不落忍啊。”钱老板叨叨着,出门去叫人了。

杨锐和徐宏赶紧都装作没听见这句话,心里暗想。

在佟莉醒之前,明示暗示都得告诉钱老板别再犯糊涂了。

 

-------------------------------

回来填坑

评论(1)
热度(60)

© 九转欢魂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