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欢魂蛋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陶弘景【南北朝】

【狙击组】一击之间08 内鬼 上

第八章 内鬼 上


“阿尔卑斯皇家海军部队两栖突击队中尉,报道!”

“红色贝雷野战旅闪电突击队中尉,报道!”

“美洲豹空降兵夜鹰突击队中尉,报道!”

站在队伍里,李懂和顾顺尽量不动声色地搜索着人群,却未发现队长和其他人的身影,对看一眼,不禁都有些焦急。

“那个中国士兵!为什么在发呆!”

李懂回过神来,才发现一个貌似是教官的人,正面色不善地站在他的面前,心里咯噔一下,刚想开口回答,就看到身边这个人上前一步立定,大声喊道。

“中国人民解放军特种兵部队中尉,报道!”

教官的视线转到顾顺身上,神色更加凶狠。

“我在问话,你没看到吗!”

顾顺咧嘴一笑,不见丝毫惧意:“报告教官,我以为你在问我。”

公平地说,男人站的地方正巧是顾顺和李懂的中间,而他俩的胸章皆是中国国旗,顾顺弄错了也很正常。

眯起眼,外号是“鲨鱼”的教官夏克很快察觉到顾顺是个刺头,他决定放过李懂,给眼前这个看着就不服管的兵来个下马威。

“解放军哈?我听闻中国的士兵,最会服从命令,你也是吗?”

李懂听得心急,这明显是个陷阱,但他现在也无法开口帮忙。

“军人自然应该听从命令。”顾顺拖长声音回答,在看到夏克阴狠地笑容时,又接着说:“而中国的军人,更不会下达错的命令。”

队伍里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已经有了一阵小骚动,这种敢正面硬怼教官的人,已经近十年没有出现了,据说上一个这么干的人,好像也是个中国军人。

所以到底是哪来的谣传说中国人好欺负的?

这个顶个的嚣张啊。

本来想狠狠惩罚顾顺一番的夏克,立马就给架上下不来,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很好看。

气氛正尴尬的不行,一位穿着迷彩服的白人从座位上站起,拍了两下手。

“欢迎大家来到猎人学校,而我,就是猎人。”

夏克看到这人开口了,立马退到一旁站好,神色也收敛了起来。

“猎人”走到士兵们的面前,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顾顺。

“这里,将成为你们永生难忘的地方。”

他的语调很平稳,甚至声音都不是很大,但几乎所有人脊背都挺直了几分,那是来天性中的警惕,警告着他们眼前这个人的危险。

环视了一周,“猎人”冲夏克教官点点头,示意开始。

夏克回了标准的军礼,转头喊道:“所有人接下来抽自己的号码,然后进行分组训练,训练包括力量、射击、格斗、拉练、作战等,每人的每项训练均计入小组分值,不及格的一组将添加额外训练。”

“每四小时后可休息一小时,不及格的小组或超时完成任务的小组无休息时间。”

在所有人都应声后,夏克突然指着顾顺说:“托他的福,今日不供应餐点!”

话音刚落,顾顺就立马感到有数道不善的目光向自己刺来,他看看夏克,没有再挑衅,而是刻意地降低了气场,以示退让。

他是嚣张没错,但不傻好吗?眼前这种情况,队友们的下落叵测,他又上了教官黑名单,再不自量力地嘚瑟,被人暗中做掉的可能都有。

夏克眼中滑过一丝欣赏,这个兵知进退,懂分寸,是个人才。

不过,该狠的地方他也不会手软,对待来这里的士兵,不被扒层皮都对不起他的外号。

夏克示意大家上台前的箱子里抽取自己的号码,然后继续讲解分组和计分规则。

在所有人领到号码牌后,他将随机挑选10人为组长,每个组长都可以自由挑选组员,人数不限,但不能超过4人,也不能低于2人,也就是说一个小组最多5人,最少也必须满3人,最后被挑剩下的人,无论多少,自行组合成一个小组,但组值直接扣除10分。

每个小组的初始分均为0,每次任务取得的分值根据教官给小组内成员的每个人打分总和而定。

打个比方,如果一个小组为5人,每人的完成度为6,那么最后分数就是30。

每个任务的及格分在25分,如果是3人小组的话,那么每个人的分数至少是9分或10分满分。

李懂拿着自己的号码,是14,他也是被随机抽到的小组组长之一。

分组看似随意,但实际学问极大。首先太弱的人不能要,直接影响了小组的分数,最后大家都会被拖累。但太强的人也不能要,不利于合作,在外敌环伺的情况下,内部的矛盾必须压制最低。

人数不能太多,刚才顾顺的行为和教官的针对,使得对他心怀不满的大有人在,不排除会利用任务刻意对付他。

所以4个人最好,即使发生了冲突,他和顾顺联手,也能成为平衡的对抗状态。

现在最困难的情况是,彼此并不知道底细,谁强谁弱只能依靠直觉判断。

李懂在心中不停地计算,眼睛扫过站在不远处的人群,顾顺此时晃了过来,蹭了蹭他肩膀。

李懂冲他展开纸条,顾顺看到数字后,突然莫名露出了笑容,和平常那种我知道我有多帅就是给你看看我有多帅的笑容不同,竟莫名带着些傻气。

李懂伸长脖子看了下他的纸条,上面是个13。

还没等李懂说话,突然一个声音插入,明显地讽刺口吻

“你居然是13,等着倒霉吧小子!”

李懂抬起头,是刚才自报美洲豹的家伙,白人,金发碧眼,身高在1米九左右,满身的腱子肉看上去极为凶狠,此刻正露着白牙冲顾顺狞笑。

顾顺理都没理他,而是搂住了李懂,用只有他才能听见的声音笑着说

“1314哈?”

忍不住耳朵有点发热,李懂顺手给了顾顺一个胳膊肘,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

见顾顺不理会自己,美洲豹也没再挑衅,他啐了一口,悻悻地回到自己的队友处,貌似还被嘲笑了一番。

李懂瞥了一眼那群人,心中暗暗记住这些人都必须警惕,更别说邀请成为组员。

顾顺也在打量着周围,他低头冲李懂说道:“尽量挑中国人。”

李懂点点头,拿定了主意后,他走向人群的后方,那里站着个中国人,和大家一开始抱团的行为不同,他只是一个人站着,还隐隐有种置身事外的感觉。

伸出手,李懂露出最为友好的笑容,他问道:“14号,我叫李懂,请问你有兴趣和我们组队吗?”

那人打量了下李懂,又看看站他身后的顾顺,过了一会儿,也伸出手来,回答:“66号,方新武。”

*

杨锐和徐宏一边焦急地等待钱老板口中的医生,一边思考接下来怎么办。

徐宏建议联络舰队,但被杨锐否决了,毕竟内鬼就出在自己的队伍里,如果国内第一时间接到了消息,那么之前的通讯密码就全都作废。

而且造成王才栋背叛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恐怖分子究竟为何袭击训练营,舰队内部是否有问题,一时之间,两人都有点手足无措。

“来了来了,人我请过来了!”

徐宏迅速站起来,隐在门后,杨锐待在原地帮佟莉按住出血口,一双眼锐利地打量着来的人。

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医生竟然很年轻,而且是个中国人。

“老钱我跟你说,别以为你送我酒就能把出诊费免了!上回玩牌的钱你可还没给呢!”

“小赵你这话见外了不是,大家都是邻居,互相帮衬多应该的事啊。”

来人与其说是医生,倒不如说是哪里来的公子哥,长相也是唇红齿白,目若朗星,就是说的话不怎么着调。

“我天,老钱你这是惹上了哪的人,这血流的,还活着吗?”

徐宏已经从门后走了出来,闻言脸色很难看,杨锐冲他摆摆手,温声开口

“这位同志你好,我们是中国海军,遇到了一些突发情况,这是我的队员,受了重伤现在需要紧急救治。”

青年玩味地看了看杨锐,口里说着军人啊,走上前去查看佟莉的伤口,看清楚后不禁神色一凝,旋即对钱老板说

“把白酒拿来,要茅台,那个度数高,你店里的消毒纸巾、打火机、针线什么的也都拿过来,有个备用。”说完,冲着杨锐说:“你赶紧把他衣服脱了,这伤口必须缝合,我手头工具不全,小兄弟得遭点罪。”

杨锐咳嗽了下,有点含糊地解释了佟莉的性别。

姓赵的青年有点惊讶,再看向佟莉的眼神里多了些敬佩,此时钱老板把东西拿了上来,青年利落地看是消毒缝合,边做边冲杨锐说

“现在这样只能是勉强止住血,她必须得接受输血,否则的话还是不行。”

杨锐点点头,他们想到了这个问题,他和徐宏都是AB型,而佟莉却是O型,也就是说只能佟莉给他俩输血,反过来却万万不行。

佟莉的伤口虽然不大,但是伤及动脉,到底耗费了些时间,青年做完处理后,已经是满头大汗。

“怎么办,队长?”徐宏最重感情,语调已经沙哑。

杨锐紧抿着嘴不说话,如果实在没办法,冒着暴露的危险,也要去医院救治佟莉。

“我是医生好吗?你问他怎么办干嘛?”

看两个人乌云压顶的脸,姓赵的青年翻翻白眼,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输液管和针头,一头插进佟莉的胳膊,一头顺手就往自己的左臂扎去。

“你……”杨锐没来得及制止,就听青年慢悠悠地开了口:“放心吧,我也是O性血。这么棒的姑娘,我不会让她有事的。”

杨锐和徐宏沉默下来,看着青年的血一点一滴地进入到了佟莉的体内,后者虽然还很痛苦,但面色不再过分苍白。

“谢谢你。”杨锐诚挚的道谢,如果不是这名青年,他真的没有信心能够保证佟莉平安活下来。

青年笑了下,英俊的脸上满是温暖:“谢啥啊,医生嘛,就是要救死扶伤,悬壶济世。对了,我叫赵启平。”

“杨锐”

“徐宏。”

三人互相瞅瞅,都咧嘴笑了,钱老板看形势缓和了,就招呼赵启平去休息,边走边不忘了算账:“小赵,那茅台我看也没用多少,要不我给你打个半折……”

“你这人行不行啊,都开瓶了就直接喝了呗,就当庆祝解放军同志没事了,你请客啊老钱!”

“小赵,你这,你这……”

“这啥啊,别那么抠门,大不了上回的痔疮膏就算我送你了。”

“那能一样吗!那茅台得买多少痔疮膏啊!”


等声音渐渐小了,杨锐收起脸上的笑意,对徐宏说:“你留下来照顾佟莉,我想办法联络大使馆。”

“可是委内瑞拉的通讯和交通都被破坏了,队长你……”

“如果是别的地方就算了,但是这里有我认识的一个人,也许他能帮我们。”

“谁?”

“冷锋。”



--------------------------------------------

这文也叫——我爱的角色出来遛弯大合集。

不懒晚上更下,懒就明天

评论(16)
热度(81)

© 九转欢魂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