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欢魂蛋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陶弘景【南北朝】

心房1【楼诚】

心房


 1. 


舞会上看似歌舞升平杯光斛影,实则暗波汹涌,人们全都长着两张脸,而无论哪一张,都一样的血腥。 


明楼和明诚一场周旋下来,虽然计划都在有效地展开,但也不免觉得些许疲累。


尤其是明诚,出了会场门后,眉头就像上了锁,直到回家也没再解开。


明家·明楼房内 


明长官看着眼前忙碌的棕色小马甲,细窄的腰线下是挺翘的弧度,大长腿一迈就从衣橱到了床边,手里还拎着自己的丝绸睡衣,手指纤长,指头圆润。


抖了抖报纸,大魔王交叠起双腿,觉得这印刷的字体又小又密,贼烦。 


“都弄好了,您早点休息吧。”声音的主人低头说道,往日里笑的弯弯的眼角也不再看自己,面目肃正地过分。


明楼点了点头,扔下看了半天也没读三行的报纸,开了口


“南田虽然看着硬邦邦的,没想到舞技还挺好。” 


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让阿诚愣了住,然而明长官的下一句就立即转了个弯


 “那串项链选的不错。”


杀人不眨眼骗人不打磕的中统特工少校副官勉强才接上了话。


 “……谢谢。” 


明长官满意地点点头,招手让阿诚坐,一副准备促膝而谈的样子。 


阿诚看看明长官,又看看沙发,到底坐在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明楼看着他们之间的距离,三臂有余,那你说我特意靠边上坐是为了啥。


 “大哥是不放心南田对我的信任程度?”明诚开口问道,戴着眼镜的明长官,看上去就像个温文博学的谦谦教授。


 “还是担心明台在毒蜂手下吃苦?” 


耳朵里钻进自家小混账的名字,明楼立刻皱起眉,张口斥道:“那小子就欠吃苦,疯子若是伤他一根毫毛,我要他的命!” 


阿诚无语地看着说的理直气壮的明长官,清了清喉咙,硬着头皮继续猜。


 既然说到项链的话—— 


“……那大哥是记挂着汪小姐?”


“哦?我记挂她什么?” 


虽然明楼脸色如常,但明诚就是能察觉这个人的态度不一样了,不禁坐的更笔直些,思索着说 


“汪小姐她对您,倒也真的是一片痴心。”顿了顿,继续说道


“当初因为她叔父做的那些事,明汪两家成了世仇,于她……其实并无关联,想必她心里也是有着苦的,而且您赴法国留学后就基本没了音讯,她写过不少的信来。您这次回来,汪小姐看起来是真的高兴……” 


说着说着,看明楼始终没搭话,阿诚喃喃地闭上嘴,不安地蜷了下手指,忽闪的睫毛像上下翻飞的蝴蝶,眨个不停。 


明楼静静看着他,手指在膝盖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蓦地,突然弯出一抹笑容。


 “看不出你还挺心疼她,我本以为今天你会更恨她。” 


话一出口就惹得对面的人吃了一惊,两颗乌黑的眼珠睁的老大,隔了几秒才勉强挤出难看的笑容。


 “我只是看她对大姐出言不逊,一时失了态。”


笑的愈发诡异,明楼站起身,走到阿诚面前,高大的身材将眼前的人笼的严实,阴影中那对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更加通透。


 “她对我一片痴心,可能吧。”


“看见我很高兴,嗯,也像是真的。” 


“她生的花容月貌,家世显赫,性格虽骄纵任性,却偏偏只对着我温婉听话,我也都看在眼里。” 


随着明楼的话一点点低下去的阿诚的头,只用发旋对着他,发旋没有表情,也显露不出任何心思。


明楼看着那只在膝盖上攥紧的右手,手指葱白纤长,指头圆润,出神说道


 “那你可又知道,她见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谎言?”


 “她试我探我,就表示她不信我。”


 “你说,若她知我真实身份,知我欺她利用她,那刑房里的鞭子,她会不会亲自使用?” 


猛地抬起头,阿诚直直盯着明楼,英俊温和的男人身上始终有着气定神闲的气质,那是运筹帷幄于千里之外,玩弄人性于鼓掌之间的人才会具备的本事。


有时候,阿诚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让大哥情绪外露,失态的无法自控的地步。 


也许只有大姐和明台了吧。 


张口,语气里带上了急切和痛楚


 “大哥,我绝对不会让你出事的!”我会保护你,即使拼上性命。 


明楼笑了一下,金边眼镜反射着屋内的光,晃的镜后的那双眼也看起来水波流转。


 “我们都不能有事。阿诚,我知你将我,将明家看的极重,但你要记住,你也是我们明家的一份子,更是战斗在前线的战士,所以,更要保护好自己。”终于忍不住拉起那只手,别再攥了,多疼。 


阿诚张开口,终究在明楼的目光下没有说出来,只得点了点头,乖乖地应了是。


 屋内一时没人再开口,半晌后,阿诚问道 “……大哥,你跟我谈,是为了劝我更小心行事?” 


明楼挑了下眉,无意识地摩挲起仍握在掌心里的那只手,看得坐着的人耳根越来越红。


自从让阿诚去挑饰品以来,这个人就一直寡言少语的厉害,今日在舞会上虽然是做戏,但他没忽略阿诚僵硬的身体,和那总是游离在挽着自己手臂的汪曼春身上的视线。


 “我想说的其实一开始就说了。”和领导说话得听重点抓关键。


 “什么?”眼前的俊朗青年面带困惑,小动物般歪着头一脸迷茫地看着自己,明长官看他这个样子心里就像有小爪子在挠,刺痒刺痒的。


 “看你与南田跳舞跳的那么亲密,我不开心。” 


照直说了出来,明长官铮铮铁骨一条顶天立地的汉子,从不委屈心意。 


闻言阿诚微微张开了嘴,脸上终于放松下来,有些啼笑皆非地解释道


 “那都是工作……我没有,我完全没注意到南田日本特务以外的身份。而且和她跳舞就跟和男人跳舞似的。”别扭的很。 


“哦?你不愿意和男人跳舞?那在巴黎的舞会上,你和我就跳的蛮开心的啊。” 


“大哥。”阿诚已经度过惊讶而转为无奈,夜深了,他也累了一天,实在没心力应付明长官突如其来的抽风。


抽出手,阿诚推推快贴上自己的明楼,硬是从沙发的缝隙处挤了出来。


明楼任他推开,撇撇嘴角,委屈地站在原地。


手搭在门把上,阿诚回头看看满脸气苦的明长官,眼角弯起,像盛满了香醇醉人的美酒,轻声说道 “大哥,晚安。” 便闪身走了出去。


在屋外关好门,阿诚轻轻靠在门旁的墙壁上,听着屋内走动的脚步声和细索的换衣声,不一会安静了下来。 


将脸埋进双手间,他沿着墙壁慢慢蹲下来,精心梳理的头发散了开,在手上打下一片阴影。




——————————————




双向暗恋梗,目前是G,以后有肉的会提前警告,虐的程度忠实于原剧,HE


感觉这篇我对明长官的花痴程度要爆表⁽⁽ૢ(⁎❝ົཽω❝ົཽ⁎)✧


明家小少爷是混世魔王,大的那个就是大魔王。


阿诚是女王大人(●ↀωↀ●)✧

评论(10)
热度(101)

© 九转欢魂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