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欢魂蛋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陶弘景【南北朝】

记我心中的【楼诚】

#一点点#


——记我心中的【楼诚】


其实关于明楼为何总舍不得让明台去卖命,却并不忌讳阿诚出生入死。我倒没觉得他是什么偏心或恩人心态。


我理解的是——儿子得活着,但夫妻可以鸳鸯蝴蝶命。


对明楼来说,明台也好,明镜也好,都是亲人,自己死他们也不能有事。


而阿诚,是左膀右臂,是陪伴,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站在身边一辈子的人。


再说白一点的,阿诚是他的,完完全全属于他,他活多久,阿诚就活多久,两个人生命早已紧密交缠,不分彼此。


明楼这人,一生聪明,也一生被聪明所累,对别人总是诸多心思,他想到大姐,明台有什么不测,就心痛难忍,辗转反侧。


但是对着阿诚了,他却一根筋的厉害,与其说没有想过两人之间可能发生的事,倒不如说他就认定了他与阿诚,只有一条路,一个结果,至于何时发生,反倒不那么重要了。


而对阿诚来说,无论明楼是汉奸,是军统,是共党,是高官,是富人,是毒蛇,是眼镜蛇,是别人眼里千千万万种身份,于他,就是明楼。


明楼说的话,明楼做的事,不问理由,不需解释,只要是对他好的,又有什么不能做?


更何况那明楼是什么样的人物,凤雏卧龙,运筹帷幄,玲珑心翻云手,一腔热血精忠报国。


若被这样的人亲近起来,就犹如跌入蜜罐身陷酒潭,是出不来也不想出。


他5岁入地狱,整整十年的痛苦煎熬,绝望比死还可怕。


明楼伸出手拽住了他,他又怎么可能会放开?


这之后常伴身旁,耳濡目染,是敬是佩是爱是恋身在此山谁又分得清。



可明楼要的,不是池中物井底蛙,是可并肩飞翔的海东青,四海同游的白蛟龙,所以阿诚即使跌个粉身碎骨也会咬牙前行,为他,更是为自己。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等到发现的时候,已是不能放手。


那就索性与子偕老吧。

*


看到好多亲写的后续发展,这样复杂身份的两个人在乱世中能保太平,待到尘埃落定,恐怕就多坎坷了,我心戚戚。


其实那日月木娄懒得,牛奶都不自己倒,在那阴谲诡诈的世界里,他也未必待得舒心。


看阿诚整天跑跑颠颠,自己却日日增长肚腩,被人在床上嫌重,闹着要上位,明长官愁啊。


所以该忙的事忙完了,酸甜苦辣咸香涩,柴米油盐酱醋茶,和老婆斗气贫嘴踏实过日子才是正事。


真想私心给两人找一处养老地,就在巴黎的郊外的小木屋,树林边,流水旁,你画画我教书,闲来没事阿诚就变着法的养胖子,然后运动♂减肥。


只羡鸳鸯不羡仙。


这尘世里的万万千千的人,犹如空中飞舞的柳絮,风吹过,不见痕迹,落地了,才算走到命中。


撇开那些个明里虚里的身份名号,他终究不过是个男人,叫明楼,他的命里,有个一直陪伴在身边的人,叫阿诚。


然后两个人,风雨阳光,一起走过。





评论(19)
热度(101)

© 九转欢魂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