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欢魂蛋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陶弘景【南北朝】

【荣霖】意外惊喜2

琢磨着这文到底要写多长,把我想写的都写出来好像会挺长的……

我对撸否的自动排版真是跪了_(:3」∠)_


2.


许一霖在荣家住下了的这件事,荣石没有特别和荣意荣树解释,仿佛从外面捡了一个大活人回来,就和捡了那只小猫一样,不值得一提。


不过和猫不同的是,那只猫没两天就送了人,可许一霖却被荣石看的死死的,简直恨不得锁在房门里一般。


见到许一霖以前,荣意和荣树对坤泽也只是听闻,毕竟这个种类的人太少了,更别提还是男性。


许一霖被荣石抱回来的时候,荣树只瞥见了一眼露出的小腿,细瘦伶仃的,也没看出来有多好看,就被大哥赶出了房去。


但荣意闻得出许一霖的气味,她虽然只是个中庸,但只闻了一下就不敢再闻,觉得脑袋连着身子都眩晕,那味道太诱惑,就连中庸都觉得甜蜜的勾人。


本以为两人就这么定下来了,但奇怪的是,许一霖来到荣家恐怕都有了四,五个月,荣意却还能月月都闻见坤泽发情时的味道,那种熟透的,糜烂的能让人发狂的味道会飘在院子里长达一周,别说荣意,就连尚未长成的荣树,也觉得焦躁不安,口干舌燥的很。


而荣石在那一周中的脸色也阴沉的如同锅底,头两次他还让身为中庸的索叔送饭去,到了后来,门都不肯再开,只让索叔将饭菜放到门口,雄性的低沉吼声伴随着断断续续地呻吟传出房外,日日夜夜不间断。


虽然许一霖是个男人,但男性坤泽依旧可以孕育子嗣,而荣石救回许一霖的那天,两人身上就已经飘着彼此的信息素,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但最重要的标记却一直没有发生。


大哥那边,荣意是断断不敢去问的,而许家少爷,平日里不怎么出房门不说,出来了也被大哥带在身旁,她和荣树都不敢随便搭话。


如此霸道且占有欲十足的大哥,荣意从未见过,她确定大哥是动了真心,而一霖哥看着大哥的眼神,就连荣树那呆子都看出来了怎么回事。


可两人就这么耗着拖着不说,还莫名地显得并不亲密。仿佛有着什么横亘在两人之间,犹如鸿沟一般。


许一霖发情期结束的第二天清早,荣意刚来到餐桌旁,就觉得嗓子有点痒,按捺下想要咳嗽的冲动,假装自然地坐下吃起早饭。


对那只戴着戒指一个劲给人家夹菜的手视而不见。


诸如什么多吃点,你需要好好补补之类的话也充耳不闻。


荣树相比之下,大概只是想找抽。


“哟,大哥,一霖哥,好久不见啊。”边说边笑着挤眼,还拱了拱旁边的荣意。


荣意直接拿了个包子塞在傻弟弟嘴里,她还不想他这么早死,死也不能是家里人弄死的,太丢人。


荣石连眉毛都没抬一下,倒是许一霖,咣当一声勺子就掉在了碗里,一张脸涨的通红,连耳尖都红的彻底。


“我……那个,荣大哥他他帮忙,不是,呃……”


荣意低头克制了一下,抬起脸笑魇如花,开口说道:“哥,商会那边递了个帖子,说是让您去开个会,讨论一下价格哄抬的问题,看来是那个于守山又有什么不干净的手段了。”


荣石这才嗯了一声,狠狠瞪了一眼差点被包子噎死的荣树,后者受了惊吓,好不容易把食物咽下去又呛了气管,一阵惊天动地地咳嗽。


“知道了,等一霖吃完饭我再走。”


听到这话许一霖立刻抬起头,喊道:“不用!”


声音之大,一时震住了所有人,就连荣树的咳嗽声都小了许多。


“我,我的意思是,荣大哥有事就去忙吧。现在应该没事了……”脸似乎红的能发亮,许一霖不敢看旁边的荣石,深吸一口气,到底说了出来:“荣大哥次次这样帮我……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我听说现在的抑制剂好像也不那么伤身了,可以的话……”


乾元的信息素突然浓烈起来,还带着强硬的怒气,竟像针扎般难受,许一霖生生被逼的住了嘴,藏在桌下两腿微微打颤,难以启齿的地方收缩地厉害,他不懂为何荣石会突然放出那种让他难受又欢愉的气味,而且还是在大家的面前。


没来由地觉得恐慌,许一霖眨了眨眼睛,感觉眼泪都要流出来,他甚至想跪在荣石面前,任对方为所欲为。难道这就是坤泽对乾元天生的服从性?那是不是任何一个乾元都能这样对他?


恐慌越来越重,许一霖紧抓住桌边的手连指尖都发白。


荣意重重地咳嗽了一声,撒娇地说道:“哥,大早上的你这是干嘛,弄的我都难受了。”


而这边的荣石也并不好受。身为一个乾元,被坤泽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本身就已经是极伤自尊的事,更何况许一霖还敢直接在荣意和荣树面前提了出来,弄的上赶着追求对方的自己像个傻瓜一样!


深呼吸了几次,荣石才勉强收起了周身的信息素,他面对商会众人的拒绝,日本人的挑衅,满屋子黑洞洞的枪口对头都不曾如此恼火。


荣意看看额头青筋直跳的大哥,又看看快哭出来的许一霖,开口劝道:“大哥,商会那边的事还是要及时处理,您先去看看,一霖哥这边有什么想法,可以和我聊。”


荣石皱着眉不吭声,这几日发情期里两人纠缠,他都没问出来为何他就是不愿意让自己标记,现在许一霖缩回了壳里,就更不可能跟他说什么心里话。


纵然他有着百般手段,也对这个一捏就断的人使不出分毫。


也许荣意真能问出些什么来,最重要的是,他再不走,恐怕会扛着这呆瓜回房好好教训他,而发情期结束的许一霖,身子远不能应付他。


荣石瞥了眼许一霖,后者连忙把眼神转开。看到那细瘦脖颈微微泛起的红,荣石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气,硬邦邦地扔下一句:“我走了。”,就大步流星地出了门,索杰看了眼仍旧低着头的许一霖,才匆匆跟上。


餐桌这边的三人不约而同地呼出口气,荣树第一个忍不住,嘿嘿笑了出来,荣意也咧开了嘴,只有许一霖还是脸色苍白,一双眼睛湿漉漉地盯着面前的瓷碗。


碗里还有小半碗的五谷粥,是荣石亲手给他盛的。


“一霖哥,你多吃点,你看你瘦的,再不好好吃东西,身体就受不了了。”荣意拿起个鸡蛋,开始动手给许一霖剥壳。


“谢谢荣小姐……我自己来吧。”许一霖回过神,看到荣意竟亲手给自己剥鸡蛋,顿时不知如何是好,他本就是个对着女孩子说话会脸红的主,再加上刚才那么一出,自觉丢人到家,对着荣意和荣树两人反而更是尴尬。


“嗨,一霖哥,你比我俩都大,叫名字就成了!你叫我大哥都叫哥呢,怎么到了我姐这里就变成荣小姐啦,那你叫我是不是也叫荣少爷?”


许一霖被他堵得说是也不是,不是也不是,脸上的红晕一时半会是下不去了。


荣树看着许一霖慌张的样子只觉得有趣,他也说不清这个弱不禁风的男人身上有着什么,但只要逗弄对方,看着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浮起恐慌,就觉得特别的过瘾。


荣意踩了下荣树的脚,嘴里不停歇地说:“就是,一霖哥,我们都当你是一家人,干嘛还叫的那么生分。喏,给!”


许一霖只好喃喃地道谢,伸手接过,葱白细长的手指很是好看,看的荣树也有点眼直。


荣意觉得,这要不是早就被大哥看上而且占为己有,恐怕承德城里的乾元,真是会为了这坤泽闹的不可开交。


思及此,就觉得两人更不应该这么耗着,荣家的人,本来也不懂什么拐弯抹角,于是直奔主题了


“一霖哥,你觉得我大哥怎么样?”


许一霖手一抖,鸡蛋掉进了粥里,汤水溅到衣服上,白浊一片。


“荣大哥,当,当然是好的,很好。”


“那你俩还拖着啥呢?赶紧结婚啊!”荣树大嗓门一嚷,许一霖连身子都抖了起来。


“荣树,你给我闭嘴!”恨铁不成钢的又踩了荣树一脚,荣意穿的可是实在的高跟鞋,可怜荣树觉得脚趾头都要断了。


“姐,你就不觉得奇怪?他俩明明都…嗷!!姐,疼死了!!”


“不疼你还不闭嘴呢!”荣意斥道,恨不得能将小弟轰出门去,她伸手拉住许一霖的手,不让对方逃开,说道:“一霖哥,我大哥虽然不说,但这从外面带人回来的事,可是头一糟。我和荣树呢,都喜欢你,绝不会拿你当外人。至于外面,我们荣家,在热河跺一跺脚地都是摇的,没人敢说三道四!”


“更何况你是坤泽,大哥是乾元,本来就是天造地设的事情,而且你俩以后结婚有了孩子,就是荣家的继承人……”


孩,孩子?许一霖把手抽了回来,死死地瞪着荣意,嘴唇都咬的没了血色。


“一霖哥?”荣意被许一霖脸色的死灰吓到了,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回头看了看荣树,后者也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许一霖深吸了一口气,笑得比哭还难看:“荣大哥那么好,要什么样的对象没有……”


荣意这才明白许一霖顾忌什么,笑着劝道:“一霖哥你不知道,你这样的坤泽才是最稀有的,所有的乾元都是想要坤泽的!”想起听到的传闻,荣意的脸也有点红。


“别说大哥,就连我,在你身边待久了,也觉得,咳咳,特别好闻。更何况大哥他还是乾元呢。”


“而且你别看大哥好像挺强硬挺冷淡的,他可喜欢小孩子了!你俩要是有了孩子,不知道会有多好看!”想着那些粉嫩的小圆丸子们,荣意就笑眯了眼。


许一霖藏在袖口里的左手慢慢握成了拳头,是吗?乾元都希望拥有坤泽?荣石他很爱小孩子?


“那……如果乾元标记了坤泽后,两个人就拥有彼此,然后一辈子在一起?”许一霖问出了心里最恐惧的问题。


荣石救了他,给了他第二条命。荣石什么都对,就连一开始强要了他的身子也被他诱惑的。荣石若只是因为自己是个坤泽而想要的话,给他就是,但就这样绑住了他,才叫下作。


荣意犹豫着不知该不该回答,荣树就率直地说了出来


“不是,标记是单方面的,只能是乾元标记坤泽,我听说乾元能标记好几个坤泽呢,那个对宜宣姐使强的日本鬼子不就糟蹋了好几个坤泽么?”


“荣树你不说话是不是会死?是不是?”荣意想要再踩荣树,后者早就学乖了做着鬼脸跑的远远的。


“宜宣?”乍听到陌生的人命,许一霖下意识地问了下,脑子去却回荡着那句乾元可以标记好几个坤泽的话。


“她是鲁家的姐姐,我们两家关系挺好的。”荣意匆匆一句带过,不想多解释什么未婚妻的事,反正婚约都取消了,而且提到鲁家她自己也有烦心事。


许一霖点点头,没有再注意荣意说的话,他觉得心里像搬开了块石头,空荡荡地疼。


原来标记不是双向的,那自己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就像荣意说的,乾元都想要坤泽,再或许,如果荣大哥愿意,自己也能为他生孩子。


本来就是男不男女不女的怪物,反而成了稀罕物。


趁着自己还有东西可以报答的时候,算命的说自己活不过二十五,如今虽然被荣石救了,但身子骨差是天生的,不一定什么时候就呜呼了,难道到时候还要连累荣家为他出殡吗?


许一霖什么都想了,就是不去想自己有多害怕,有多恶心坤泽的体质,更别提那让他手脚发凉的怀孕生子。


当天晚上,荣石回到家,就看到许一霖坐在他的床上,一双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


“荣石,你标记我吧。”





评论(73)
热度(372)

© 九转欢魂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