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欢魂蛋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陶弘景【南北朝】

【追六】卜算子 1

卜算子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李之仪

 

部分设定与原作有出入。

 
 

1.

 

明月夜,石桥旁,湖畔庄园。

 

一个身影悄悄地潜进了庄园中的厢房内,只见榻上的帷幔早已放下,里面影影绰绰显现着卧影,想来已是熟睡。

 

来人见到那红艳的帐幔不禁双眼一眯,吞了吞口水,伸手就要拉开,却在见到床上人后大吃了一惊。

 

本应是女子的香床上却卧着一个青年,看到他后立刻露齿一笑。这青年生的俊美无比,笑起来眉毛上挑眼睛弯弯,无端带上了旖旎。

 

他左手里抓着一个青玉酒壶,右手持小杯酌饮,阵阵酒香飘出。

 

黑衣人心道不好,立刻退身想要离去,被迎面泼来的一道水光割伤了面颊,蒙巾立时掉落。

 

“哟,人说相由心生,看你这尖嘴猴腮的模样,真是入了畜生道,做这猪狗不如的事。”

 

青年笑着开口,言词却极尽嘲讽侮辱,边说边抖动手腕将酒水泼洒,水气凝结化剑,道道往来人身上招去。

 

他年纪轻轻,内力却深厚无比,来人虽不断闪躲,仍被划破了多道伤口,鲜血奔涌而出,然而并不恋战,转身窜出阁外。

 

青年扔掉酒壶,脚一蹬,犹如鸿毛般轻巧飞起,边追边道

 

“好笑,你还能快过我追命不成?”

 

猿不邪在屋顶疾奔,身形犹如猿猴般矫捷,然而却始终无法甩脱追命,红衣青年犹如索魂府吏紧随身后,气息丝毫不见紊乱。

 

“今年初,你在淮安糟蹋少女数余,其中二人先奸后杀。四月于盐城再次作案,甚至掠夺少女,令她们不知所踪,官府步下重重围捕被你侥幸逃脱,如今刚进这无锡小镇,落脚地都没藏好,就急着作案了?”

 

猿不邪见死活无法摆脱追命,索性停住脚步,往后甩出暗器,带着嘶嘶的声响。

 

追命立刻翻身避开,衣襟飞落间已将那物件就已经被打的四下飞散,这才看出竟是几条毒蛇,尸首分割,掉落在地。

 

猿不邪张口骂道:“我乃铁壁山五毒翎教的护法,劝你识相些,若是招惹上我,包让你死无全尸!”

 

追命冷哼一声,面上笑意未减,眼里却已带着凌厉,犹如寒刀。

 

“那个什么五毒翎教的,爷爷我听都没听过,倒是这四大名捕的称号,你听过没有?”

 

说着,脚下劲风乍起,招招踢向猿不邪周身大穴,力道之重,足以破石裂地,震得两人所站的楼顶都微微震动。

 

猿不邪且战且退,并不正面对抗,双手一抖,接连发出诸多暗器,趁追命闪躲时突然掏出一把短刀朝其面上砍去。

 

追命向后弯身,短刀贴着鼻尖滑过,发出萧杀之气,可见其锋利。

 

不敢硬敌,追命用脚踢起几块城石砸向猿不邪,而后身形晃动,杀到面前正欲伸手擒住对方,却看猿不邪伸手入怀,伸出后扬面洒出一把白色粉末。

 

追命躲闪不及,吸了满肺满腑,只觉得一股腻香深入心田,霎时就迷了神智。

 

猿不邪狠命踹向追命胸膛,就见红衣青年犹如断线飞鸢,跌跌荡荡地掉下了城楼,扑通一声掉进河里,被卷裹着飘去。

 

猿不邪向下瞧了瞧,河水湍急,夜深风黑,这一掉入恐怕是凶多吉少,也就不再追杀,啐的一声:“个该死的狗官,让你纠缠不休!浪费了我的好药!”

 

说完,几下起落,也不见了踪影。

 

*

 

“陈三六!我告诉你!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要不是看在你娘亲尸骨未寒,我就直接拉你去见官了!”

 

破落的小院中,到处都是冷冷清清的,丝毫不见炊烟气,一个浓妆艳抹地半老徐娘叉着腰数落面前唯唯诺诺地书生,旁边站着一个少女。

 

书生看似刚过及冠。身着粗麻白衣,衣脚处多有补丁,颇瘦弱的一把身子。

 

“椒姨,我娘刚刚入土下葬,三六实在脱不开身,您稍安勿躁,多等几日,待安顿好娘亲后,我就去市集测字挣钱,将银两还给您可好?”

 

椒姨哼了一声,嘴里骂着死穷酸,测字能赚几个钱什么时候才还得清,她身边站着的少女此时开了口

 

“娘,你就多宽个几日呗,反正这书呆子就住在这里,他还能跑了不成。”

 

被雷及弟劝了几句,椒姨才住了口,扭着肥腰走了,那少女倒也不着急跟着,只背着手笑看着书生。

 

“喂,书呆子,我帮了你,你连声谢都没有?”

 

被唤书呆子的人果真呆头呆脑地作了揖,抬起头时一双乌目,下巴尖而小巧。

 

“多谢雷贤妹解围。”

 

雷及弟咧嘴笑着,搂住陈三六胳膊,她自小做男子打扮,行为动作都豪迈,倒是三六被贴得近了,显得很不自在。

 

“不过那测字还真挣不了几个钱,你娘在世时还能绣点东西挣钱,她现在没了,你连自己都养活不了。”

 

“我娘总说那个什么,什么百无一用的……”

 

陈三六垂下眼睫,轻声补充道:“百无一用是书生。”

 

雷及弟一拍掌,兴奋地叫到:“对对,就是这个,你看你如此没用,就面相生的还算好,我看啊,你干脆去做谁家的上门女婿算了!”

 

她少女心性,只觉得玩笑有趣,却不知言词如箭,刺到人心上便是血淌的窟窿。

 

陈三六也不反驳,任她说的没边,轻轻把手臂抽了回来,说道:“时候也不早了,雷贤妹还是早点回去,免得椒姨担心。”

 

雷及弟转头看看天色,伸了个懒腰,朝门外走去:“那我先走了,今晚上吃糖醋鱼,去晚了又该被我娘都吃了!”

 

陈三六目送雷及弟离开,只觉腹中饥饿难忍,他为了给娘亲安葬已花光了所有积蓄,又向椒姨借了不少银两,才惹得她天天来催讨。

 

家中已无存粮,只有几个发黄的馒头,还是雷及弟前几日拿来的,如今已干硬如石,难以下口。

 

摸着微微内凹的胃部,陈三六苦笑了一下,看来人无论有多难过,总是要吃饭的。

 

方才听雷及弟提到鱼,自己也去捕两条好了。

 

*

 

坐在岸边,陈三六望着河水发呆,他自幼就无父,母亲又重疾缠身,日子过的很是清苦。但母亲性情温柔,很是疼爱自己,虽然母子二人相依为命但也其乐融融,如今母亲离去,徒留自己一个人在世上举目无亲,便觉得心里悲痛难忍,眼泪又要掉下来。

 

这时鱼竿忽然剧烈地晃动了起来,不一会竟飞了出去,陈三六连忙抹了把脸,探身去查看,就看到自己的鱼竿缠在了一人身上,而那人伏着块圆木,正随着河水漂浮,身上多是伤口。

 

陈三六立刻脱下外衣跳到河里,生拉硬扯地将人拽上了岸,待放到岸上才看清是个青年,个头与自己差不多,此刻已陷入了昏迷。

 

陈三六按了几下对方胸口,却听到青年口中泄出几声微不可闻的呻吟,忙扒开衣襟查看,胸膛一片乌紫,像是受了重伤。

 

但肺中的污水总要吐出,陈三六还是狠下心重按了几下,又趴在嘴边为其换气,折腾了好一阵,青年才猛咳了几声,吐出积水,悠悠醒转过来。

 

青年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虽然满面脏污,发丝凌乱,但在那双眼衬托下,竟未显得多么狼狈。

 

陈三六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人,一时看得入了神,就听到眼前的人撅起了嘴,撒娇般地说道:“疼……”

 

陈三六瞪大了眼,看到青年挣扎着想要坐起,慌忙伸手去扶,这一扶就被青年抓住了手,青年的手劲很大,攥的陈三六不由得皱了皱眉毛。

 

青年低头看看自己裸露的胸膛,一脸茫然,不停地叫:“好疼!好冷!”

 

说着就要抱住他,陈三六躲避不及,被对方抱了个满怀,脸贴在那胸膛上立刻红到了耳后,他一开始还顾念着青年的伤,后来发现即使自己用力也挣脱不开,不禁着了慌。

 

“这位,这位兄台,请先放开在下,这样实在不成体统……”

 

“轰……台?”青年拉开了距离,好奇地看着他,陈三六趁机挣开了他的手,却看到青年嘴一瘪,泪花都在眼里打转。

 

不知怎的,陈三六就是看不得眼前这个人难过,他犹豫了下,还是拉住了青年的手,而那青年似乎能碰到他就很高兴,泪花刷的就没有了。

 

陈三六大致也明白这个人似乎脑子不太灵光,做事说话都犹如幼童一般,可看他的衣物配饰很是精美,难不成是什么富家子弟不小心落了水,流落到此?

 

他抱着姑且试试的心态开口问道

 

“在下名叫陈三六,一二三的三,四五六的六,因为生在三月六号而起,不知兄台姓名?家住哪里?”

 

青年笑着伸手玩他的头发,他人长的好看,手也好看,骨节分明,修长如葱段,触到三六脸上,又惹得他一阵脸红。

 

青年似乎很喜欢他脸红的样子,嘴里不停说着:“一二三的三,四五六的六,三六,三六……”

 

一阵冷风刮过,陈三六和青年都打了个冷颤,他自己只穿了内衣,而青年还敞着怀。

 

见青年不肯撒手,陈三六只好抓着他去够衣服,他先给青年合好了衣襟,尽量不去碰那片轻乌紫,然后又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

 

他心里惦念着青年的伤,还有那没有着落的晚餐,愁绪不禁堆满了脸,而青年只会笑嘻嘻的看着他,嘴里喃喃着三六。

 

思前想后,陈三六还是决定先回家再说,现在浑身湿透冰冷,再染上风寒就更糟了。

 

两人起身后就看到青年身上掉下一个玉牌,质地温润,触手温暖,玉牌上雕有一个虎头,样子狰狞,隐隐透着威严。

 

再翻到背面,刻了一个商字,字体张狂。

 

陈三六捡起那玉牌,问青年:“商是你的名字?还是你的姓?”

 

青年不理会三六的问话,忽然弓起了腰,双手捂着肚子,大叫道:“好饿!好饿!我好饿!要吃饭!!”

 

看他突然发起脾气,陈三六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一叠声的安慰:“好,好,我带你去吃饭,阿,阿商?”

 

青年顿了顿,抬头好奇地看着他,一双眼不停眨巴着,睫毛翻飞如同蝶翼。

 

“阿商?”

 

陈三六点点头,不自觉地带上了哄劝孩子的语气:“对,阿商。”说着指了指青年,然后又指了指自己:“三六,带你,阿商,去吃饭?”

 

青年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忽地笑起,白闪闪的牙齿。

 

“好,吃饭!”

 

陈三六看着那纯粹开心的笑容,自己不禁也弯了弯嘴角,握紧了手中的玉牌。

 
 
 

---------------------

 
 
 

这篇文大概蛮长的,争取不坑吧,下章有肉~

评论(10)
热度(42)

© 九转欢魂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