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欢魂蛋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陶弘景【南北朝】

【荣霖】意外惊喜 10

10.


荣家经过了索杰的事之后,很是从上到下好好排查了一番,动静之大,据说商会,国军,青帮全都没落下,就连日本人那边,似乎也有牵连。


许一霖虽然养在深宅里,但荣意来找他闲聊的时候总会不免扯上几句,虽然荣意把谁又“失踪”了,厂子里的财务状况这些大事说的轻描淡写,但许一霖听着还是有点心虚。


他能看出来这是荣石有了把家业交给他的打算,不过自己这打娘胎带来的怕生的性子不说,一直以来会早亡的预言总是心里的一根刺,林林总总的,让他早就放弃想做事的念头。


可如今看着荣石忙里忙外的辛苦,许一霖又开始犹豫起来。


一方面,他想要帮忙,但不知从何做起,另一方面,他又害怕自己把事情搞砸,坏了荣石的大事。


到了晚上,许一霖主动帮荣石按摩臂膀,只觉得硬的像石头一样。荣石任他捶打揉捏,敞着的胸膛肌肉结实。


许一霖心里有事,按着按着就有些心不在焉,没提防被荣石一把握住手,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举到嘴边一口咬住。


白了一眼笑的如同叼着兔子的狼的某人,许一霖也懒得抽回手,就这么任荣石咬着,踌躇地开了口


“这几天荣意总是和我说些你厂子里的事,大事小事都有,可我觉得……”


荣石咬着咬着就开始舔那几根细如葱尖的嫩手指,许一霖被他舔的痒,几次推荣石,对方就是不松口,气的他扬起手打了荣石一下。


荣石弯起嘴角,回身用力将许一霖抱在怀里,用鼻尖蹭蹭对方,说道


“这脾气见长啊?恩?”


恩字用鼻子哼出来,简直不要脸的撩人。许一霖翻了个白眼表示不屑,耳后的脖子却微微红了。


荣石笑的更开,咬了口对方的鼻尖,接着说


“没关系,老子的人,就得有脾气!有脾气还不成,要有大脾气。”


“谁不服憋着,就是老子宠的!”


许一霖用手护着鼻子,被荣石这么一闹,先前还准备好的推辞都忘了光,只恨不得同样咬上眼前这张俊脸几口。


许是看穿了他的企图,荣石握住许一霖的手,低头深深吻住了他。


唇舌交融间,荣石用低到不能再低的声音说道:“一霖,这是我的家,也是你的。”


说着,摸上他的肚子,一双眉似剑锋凌厉。


“以后还是我们儿子的。”


许一霖定定看了荣石一会儿,用手环住他的脖子,一口咬在肩膀,恩了一声。


***


第二日一早,许一霖是扶着腰醒来的,早知道他就不咬那一口,昨天荣石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即使后来许一霖哭着求他也不肯停手。


最后几次时许一霖的记忆已经有点模糊,只记得荣石在他身上律动的时候狠狠咬在了自己的腺体上,用力大得都见了血,就和第一次标记他时一样。


许一霖闭上眼,仍能看到那双亮的吓人的眸子,带着莫名的狠劲,仿佛见到猎物的狼。


猛地睁开眼,拍拍发烫的脸,许一霖走到桌边开始吃早点,打算吃完了去问问索杰家里财政具体的情况。


想起索杰,许一霖不禁皱了下眉。经过上次的事,索杰对他的态度好了很多,先前笼罩在身上的冷淡不见了。


既然打定了主意要和荣石过一辈子,许一霖希望自己能和家里所有人都能处好。只是这财务都是索杰的工作,他就这样插手会不会不太好。


还是得跟荣石商量一下,让他先打声招呼,千万别让索杰心里有了疙瘩,家里再起乱子。


他吃完早点,在心里盘算着怎么开口,就听到外面响起轻轻地敲门声。


许一霖连忙站起来,扯动了某处,不由得撕了一声,边走边在心里骂不知节制的某人。


打开门,却看来人正是索杰。许一霖连忙让开门,让对方进来。


索杰一瘸一拐进来,脸上仍带着前几日受的伤。


“索叔,我正想去找您,说起来您的身体怎么样了……”


索杰将手里的账本放在桌上,然后回身毕恭毕敬地对许一霖鞠了一躬,许一霖吃了一惊,连忙拉着对方起来。


“您这是做什么?”


索杰微微一笑,眯起的眼睛里尽显慈祥。


“许少爷,上次若不是您帮着说话,我恐怕早被少爷毙了。索杰这条命,以后就是您的了,还请许少爷不嫌弃才好。”


许一霖吓得直摆手,一张脸涨的通红


“您这话是抬举我了。再说别看荣石那样,其实他心里也是把您当成家人的,绝对不会对您做什么!”


索杰听完只说了一句:“就是因为被当成了家人,所以有些事才更不允许。”


许一霖不禁凝视着对方,但索杰说完就立刻拿起了账本。


“这是少爷吩咐我来给您过目的,以后家里和厂里每月的账本和各商会,私人拜见的帖子您都要过目,外界邀约各种场合的出席您也要参与……”


许一霖越听头越大,打断索杰


“我虽然可以帮忙,但这都给我会不会……”


索杰只是笑,嘴里的话却是斩钉截铁般


“以前这些事也都是交给夫人做的,而且夫人空闲的时候也会照应下厂子的事。毕竟荣家的产业多,老爷又有点……”


索杰似想起来什么,皱了皱眉没把话说完,在桌子边坐了下来,看着许一霖。


“许少爷您可用完早餐了?”


许一霖怔怔地看了一会对方,才反应过来这就要开始上课了。连忙拉过一把椅子也坐下。


索杰点点头,笑容更慈祥了一点,然后翻开账本,指着第一页说道:“荣家的产业包括矿山,纺织厂,香皂厂,面粉厂,此外承德的电影院,剧院,和一些赌场也有……”


许一霖鸡啄米样地听着,忍着后腰不时传来钝痛,心里简直恨不得再多咬上荣石几口。

--------------------

我……曾经想过这样写

孩子出生啦!完!

但我忍住了……

我是个好人 (´-ι_-`)

评论(32)
热度(104)

© 九转欢魂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