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欢魂蛋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陶弘景【南北朝】

【荣霖】意外惊喜 11

11.


许一霖虽然身体差,脑子确实一等一的聪明,很快上手了家里和工厂的事,只是制定新的规定以及理清账目仍耗费了大量的时间。一天下来许一霖只觉得脑仁都是疼的。


而且不看不知道,一看才知道荣石根本就是个败家的,不仅数次把家产捐出,工厂里更是高价买入低价售出,一笔笔的都是烂账。


若不是物资调配上有索杰盯着,荣石还时不时地客串一把“土匪”,这荣家就算再家大业大,也是迟早败光的命!


许一霖翻着账本,眉头简直拧成了麻花,想起索杰交代时的慈眉善目,开始严重怀疑他老人家根本就是乐的把这烂摊子甩给自己。


又想想害自己这么辛苦的罪魁祸首,不由得咬牙切齿地暗骂,好你个荣石,这账目理清前,别想上我的床!



训练场上,张贺傻眼了,荣石居然没打中靶子,还打了好几个喷嚏,这可真是天方夜谭!


“你这不是要感冒吧?”张贺撸了把怀里的猫,担忧地问,小猫也配合着喵了一声。


荣石瞪了张贺一眼,冷着脸把手里的枪重新安装了一遍,然后抬手打了个十环。


他没法说,刚才突然后背一冷,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坏事等着自己……


*


承德山庄内


竹木背着手看着墙上的地图,狭长的眼睛里闪着恶意。地图上,红色的箭头标示出国军行进的方向,最终的目的地即是康源。


而代表抗日同盟军的标识只是蓝色的图钉,还是无法画出具体所在的位置以及行军方向。


竹木握紧拳头,如今日本军在战场上虽然节节胜利,但战线和时间一旦拉的过长,就会使形势逆转,处于不利位置。


据线报,虽然打着“攘外必先安内”的旗号,但中国最高统领并未放弃攻打日军的打算。


更何况神出鬼没的抗日同盟军也是很大的麻烦,他们对日军造成的伤亡并不比国军来的少。


但不到最后关头,他不想使用绝密计划,战争虽然必有牺牲,但那样玉石俱焚的做法……不可取!


竹木叹了口气,阖上眼睛。


如果能有什么办法联合国军先把这帮土匪一样的同盟军除掉。


自从来了热河,在剿灭抗日同盟军的时候就总是屡屡受挫,这里面若说一点都没有荣石的干系,绝对不可能。


但又没有证据证明荣石和同盟军有什么牵连,唯一的一次,就是有人通报在容易咖啡馆发现了徐一航的踪迹,但搜查的结果却是一场空。


现在城里有股蠢蠢欲动的势力在浮现,不断被狙杀的日本兵,通缉中的徐一航,容易咖啡馆,索杰,荣家……


睁开眼,竹木玩味地转了转拄着的拐棍,自打索杰上次被自己抓了以后,就有消息传出索杰因为惹恼了荣石而被迫不再掌管家产。


如今已经过了月余,新的管理者却迟迟不现身,荣家的大小产业不但没有出现恐慌,运作的还比之前来的更为有序。


究竟这新任管理者是什么来头?荣石为何就能如此的信任这个人?


尽管荣石表现出来的样子总是狂傲且粗鲁,但竹木从不相信热河最大家族的继承者会有多简单。


能得到他的信任……


突然回忆起曾经闻到过的那丝桂花甜,竹木不由得舔了舔嘴角。


要知道,被强制标记后的坤泽,会在乾元的面前表现出绝对性的服从以及生理性的恐惧。


但那个许一霖,虽然面上带着羞怯,但对于荣石并未展露出任何惧意,甚至在荣石口无遮拦地时候还瞪了对方一眼。


难道说,他们的关系比荣石所表现出来的更亲密?


许一霖会不会就是新上任的管理者?


竹木打定主意,伸手拿过电话,拨通号码后,将新想出的计划告诉对方。


不耐烦对面的恭维和谄媚,竹木将电话挂断后坐回椅子上,用手缓缓地摩挲着嘴唇,那股子桂花甜,真想有机会能够尝一尝。


——————

有点短,看看明天有空就日更

评论(37)
热度(98)

© 九转欢魂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