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欢魂蛋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陶弘景【南北朝】

【方高/方糕】不过是一见钟情


明天的商场交易是一场硬仗,大家忙碌地测试着枪械和通讯装备,力图做好充足的准备。然而准备的再充足,也会有层出不穷的意外。没有人敢打保票能够活着回来,但也没有一个人会退缩。

只有一个人气场低的异常,方新武难得地没有在脸上易容,此刻正闷头擦拭着手里的92式手枪,来来回回拆卸重装了好几遍。

队友们初见到他的这张脸时不由得都多看了几眼,无他,只因太嫩。

大师还忍不住摸了几把,边摸边感叹

“这脸比我妹的还滑!”

冰冰翻了个白眼,很难得没有开口训斥,在方新武带着点歉意看向她时还直接扭过头去。

方新武一愣,倒是哪吒凑过来解释了句:“没事,她就是害羞了。”

“害羞?为什么?”方新武有点不明所以,小声地回问

“因为你长得帅呗!”哪吒笑着拍他的肩,力气却用的大了点,把方新武拍的直呲牙咧嘴。

年轻人这边说笑打闹,带队的那个却只顾站在玻璃板前研究行动方案,看都没看恢复了出厂设置的方新武一眼,似乎车里的那句不喜欢他的脸的话,是认真的。

方新武眨了眨眼睛,透过玻璃板看自己的脸,突然他就对这张看了二十多年的脸不满意了。

眼睛太大,下巴太尖,皮肤太光滑,笑起来更是透着一股子甜味儿,跟那些留着络腮胡的老男人们一比,简直就像是幼稚生。

有些差距始终无法跨越,例如年纪,例如共同的经历。

突然,方新武把枪咣当地放在桌上,直接拎了瓶啤酒晃出门去。

他走的突然,屋里的人甚少注意到,只有蹲在地上跟哮天玩了半天的人站起来,牵着哮天走了出去,还不忘解释道

“哮天吃多了,我带它溜溜食。”

大家随意地答着知道了,只有大师纳闷地问了句,哮天吃晚饭了么?袋子都没拆啊。

*

晚上的小岛安静寂寥,带着些许凉意,远处不时传来枝叶的沙沙声,随即又归于平静。

哮天沿着窄道边嗅边走,偶尔会标记一把。高刚也不用担心它走丢,自己背着手在前面走的飞快,直到走到高台,才停下脚步。

高台前站着个人,脚旁竖着个啤酒瓶,手里的烟忽明忽暗,像是一只不大的萤火虫。

月色明亮,在年轻人的身上染了一层微微的银光,那臂膀与面孔无不显示着青春逼人。

高刚走到台边,问道:“还有烟吗?来一根。”

方新武在身上摸索了一会,拿出个烟盒顶出一根,高刚低头含进嘴里,却未见对方拿出打火机,不由得挑了下眉。

“打火机刚掉下去了。”

年轻人的脸有些无辜,指了指陡峭的崖壁,解释道。

高刚小小的骂了句艹,此时就见方新武低下头凑近了他,不由得往后仰了仰身子。

“干什么?”

“给你点火啊。”

方新武学着他的样子挑眉,眼里带着笑意,又有些隐隐的挑衅。

高刚垂下眼,凑上前去对准了对方嘴里的烟头,用力地吸了一口。

距离的近了,仿佛连那卷翘的睫毛都能数的清,烟雾缭绕见只觉得那双黑亮的眸子能看进心底,看到高刚自己都不曾注意过的存在。

眼见着高刚又一次躲闪自己,方新武控制不住地抓住对方的肩膀,逼迫他看着自己

“你就这么不喜欢我这张脸吗?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够成熟,男人味不足,但是我也不想啊,你再等我十年!不!五年!”

高刚被他说的一愣,不由自主地反驳道

“什么玩意……你说的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方新武还在激动地喊

“你喜欢什么,胡子?伤疤?你是不是觉得大师那样的长相最好?我这就给自己划一刀!”

说着,竟真的从身上掏出把小刀,打开就往脸上划去,高刚立刻抬手格开那刀,反手将方新武压在台上,声音里也带上了怒气

“方新武你抽什么风?!”

年轻人挣了几下挣不开,委屈地扭过头去不再说话。

高刚看他老实了,也就不再箍着他,哪想到他刚松了手,就被方新武抱进怀里,脑袋抵在他的肩膀上。

高刚无奈地动了动肩膀,那颗头却纹丝不动,他想抬起手推开对方,却因为被抱的死紧而动弹不得。

“……我以为游轮上是你情我愿的。”闷闷的声音从肩膀处传出,语调里似乎还带上啜泣。

高刚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没说话。

“我喜欢你。”

高刚一愣,僵直了身子。

方新武抬起头,看着高刚,又清楚地说了一遍:“我喜欢你。”

“这是十年来,我第一次喜欢上别人。”

他的瞳仁大且黑亮,英俊的脸上带着全然地认真,他就像是所有少女梦中的白马王子,只不过怀里抱着的却是个糙大叔。

高刚还是没说话,他能从年轻人的眼里看到自己,一脸沧桑,眼角处堆满了皱纹。

方新武等了又等,神情渐渐失望起来。但是他不放手,仿佛要将高刚揉进身体里一般的力道抱着他,喃喃道

“没关系,五年,真的只用五年,我会变得更强,你不喜欢这张脸,我就不再露出来,天天换着胡子贴,好不好?”

他说着,像是小动物般靠近高刚,试探性地啄吻着他的脸颊,却始终不敢吻上那双唇。

高刚闭上眼,感受到落在脸上的水滴,终于咬牙骂了一句,拽起对面人的衣领,狠狠地啃咬了上去,边咬还边骂

“老子有说不喜欢吗?!叽叽歪歪的!你小子怎么老是那么多废话!”

方新武一开始还呆呆地任对方泄愤似地咬着自己的唇,等到反应过来后立刻捧起高刚的脸,舌头滑进了对方的口中,唇舌交缠,辗转厮磨。

好一会儿,两人才停住了动作,都大口呼吸着,方新武惊喜地看着对方,连声问道

“所以,你也喜欢我对吧?高队?高刚?亲爱的?”

“闭嘴!”高刚不耐烦地按下方新武的头,再一次堵上了那张嘴。

夜风习习,只有片语飘落。

“所以,到底为什么……”

“……你,你的手先放开!”

“告诉我理由,不然你别想去了。”

“方新武!你小子他妈想死吗!”

“拜托,求求你,告诉我啦~”

“……”

直到最后,方新武也没得到答案。

而腰疼头疼屁股疼的高大队长决定这辈子也不告诉他所谓的理由。

之所以不喜欢方新武原本的脸,不过只是因为对方脸嫩至此,实在是弄得自己太像老牛吃嫩草。

更何况,嫩草还他妈把他这头老牛吃了!

鉴于高队这莫名其妙的自尊心,方新武在以后的日子里,当真再也未把自己捯饬的干净利落,以至于多年之后,高刚都甚至有些怀念起那个唇红齿白的青年。

他始终未曾忘记,当自己满身泥泞的钻进车里,看到坐在驾驶座上的青年那一眼的惊艳。

日光耀眼,却抵不过你的眉眼弯弯。

如此绝伦,让他如何不欢喜。


——————

人品爆发,绝对的人品爆发!

高队表示,小恋人真难哄!

评论(19)
热度(109)
  1. Pisces九转欢魂蛋 转载了此文字
    好喜欢这篇,太甜啦😍😍😍😍😍😍

© 九转欢魂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