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欢魂蛋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陶弘景【南北朝】

【方高】高队长,我是很认真的在追你哎(AU)

我好喜欢这个作者!

温耐良夜:

一个AU脑洞-北京话与湾湾腔的初级对决。


台湾警察×北京片儿警。


有空好好写一下这个故事。


个人蛮喜欢这种温情派的。


胡编乱造的。


没有任何真凭实据。




----------------------------------------




北京老城区片儿警高某在故宫门口闲逛时抓获谎称自己是丢了钱包手机的方某。




“说说吧,咋想的?装啥不好装警察?”


“警官先森我是真的有丢掉钱包哎,鹅且我真的是警员。”


“你可拉倒吧你当我不知道你在故宫门口蹲两天了啊,不知道找警察吗?”


“来的时候上司说大陆的警察会打人,就没有敢找。”


“你骗鬼呢吧,看你也一身腱子肉你还怕挨打啊?”


“不是这样的,我怕还手会被抓起来。”


“……你等会我接个电话。”




高某接完电话。


“得了,找到摸你钱包的小偷了,东西都找回来了,下午我带你去拿东西。”


“谢谢你高队长。”


“小事儿。之前的事儿对不住啊。”


“没有关系的高队长,请问您结婚了吗?”


“没有。”


“那有固定的交往对象吗?”


“没有。”


“你看我怎么样?”


“去你大爷的。”


“别酱。我也是很优秀的警员啊。”


“你丫闭嘴歇会,下午拿了钱包赶紧滚蛋。”


“高队长我是很认真的在追你哎。”


“那你也很认真的歇菜吧。”




方某回台之后,高某收到求爱信若干,拉黑电话号码若干。




一年后 台北


大陆游客高某丢了所有行李,直冲警局寻求帮助,小领导方某驱车前来慰问。


“高队长!真的是你哎!我听他们说有一个又凶又黑的大陆警察在这里我就想说是不是你!”


“卧槽。”


“高队长我已经安排人去抓小偷了,不介意的话先住在我家吧。”


“我不。”


“为什么啊?我家很干净的。”


“你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不要这样嘛高队长,我很认真的在追你哎。”


“滚。”


高某离开警局,留下一片女警员的尖叫。


“那个是不是就是方sir一直喜欢的大陆警察,我的天好man哦~”




当晚方某利用职务之便从酒店把高某带出安置在自己家中。理由是怀疑高某所住酒店不够干净,来自大陆的游客会不舒服。


方警员家里大眼灯小眼。


“你丫有病吧,你家比酒店乱八万倍。”


“哪有,你看我养的蜥蜴,叫艾胖。”


“……行了,明天去补个临时身份证,我假休完了要回去了。”


“你这次来台北是要做什么?”


“旅游啊,你以为来看你的吗?”


“高警官,我真的很喜欢你,我是很认真的在追你。”


“你丫有话好好说别脱裤子嘿!”


“没有,我只是有点热啦。我要去换成短裤鹅已。”


“你说你年纪轻轻的,干嘛喜欢我啊?我这年纪都能当你爹了。”


“不知道,你从人群里向我走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你跟别人都不一样,就好特别。”


“行了我要睡觉了。”


“那你可不可以考虑一下我,我会对你非常非常好的。真的。”


“有毛病吧你。睡觉。”




高某顺利回京,留下某方姓警员惆怅多日。




三个月后


高某办公室




“你丫有毛病吧。”


“就你说可以试试是什么意思。我要来问清楚啊。”


“你他妈是不是不会打电话?一言不发就跑来北京你疯了吧。”


“不是的,我很高兴。”




方某上前拥抱,门口驻足各部门警察,第二天就有“人民警察热心帮助,台湾同胞喜极而泣拥抱感谢”这样的宣传文章出现。




高某家中


“你休假?”


“嗯。”


“什么假?”


“局长说有探亲假可以休,鹅且我觉得异地不太好我打算搬来北京。”


“……”


“高队长,我是很认真的在追你。”


“……”


“现在我是很认真的喜欢你。”


“知道了,晚上带你吃炸酱面。”


“我真的很喜欢你。”


“你丫有完没完。”


“完了。”




三年后


“你大爷的又把袜子乱塞,之前谁他妈说以后活儿都他干啊?”


“狗说的。”


“然后呢。”


“汪汪汪,我想吃炸酱面。”


“你吃个屁,把地拖了。”


“你一点都不懂得珍惜人!”


“……他妈的造孽有我。”


“好了啦逗你的,我去拖地,晚上去吃炸酱面吧。”


“你怎么那么喜欢吃炸酱面?”


“因为炸酱面是你第一次带我去吃的东西啊。”


“……神经病。”




又三年后


“晚饭吃什么。再说炸酱面我抽你。”


“那就吃什么都可以。”


“……走吧,吃炸酱面。”




再三年后


“你听我这个鹅化音学的好不好。片鹅警。”


“好,你歇会吧。学不会咱就别学了成吗。”


“不行,昨天冰冰又嘲笑我,说我在北京呆这么久说话还是台湾腔。”


“挺好的,不用改。”


“是吗,不过我学会了套吃!”


“……厉害。”




三年又三年。


高老头退休了,头发也要白了,看着中年方警官还对炸酱面有着狂热的激情就觉得这孩子哪都好,就是一根筋。


方某知道后耸耸肩表示,不一根筋的话怎么会那么认真的喜欢高队长啊。是吧。




-完-



评论
热度(276)

© 九转欢魂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