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欢魂蛋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陶弘景【南北朝】

[原创][湄公河行动同人方高]护妹狂魔郭大师(真的是方高信我)-短完-

笑死我了!!笑死我了!!

小黑一坨坨:

郭旭琢磨这个事儿好几天了,越琢磨越觉得坐立难安,于是他就去找高刚,高刚是队长,高刚对思想汇报这事儿有义务。


郭旭找到高刚的时候高刚也在想事,躲在医院天台上和护士打游击,旁边一个一次性纸杯插满了烟蒂,满的都已经溢出来了。


一看就是个发愁啊的造型。


郭旭来了正好给他分散分散。


郭旭就摆好了姿势,很艰难的,他长长地吸了口气,他说高队,我觉得…他又长长的把那口气叹了出来,他说,高队,我觉得…我觉得我妹好像对方新武有点那个意思。


高刚才刚松懈下来,一口烟还没进肺里,听到这话先崩了出来,他一阵猛烈的咳嗽,嘴里鼻子里都是烟,郭旭恍惚觉得好像看到耳朵里都喷出来了一股。


郭旭觉得高刚这个反应有点太大了,但转念一想毕竟是他妹的感情的事,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他妹的感情的事更让人反应大的?高队仗义,上心。


他就跟高刚掏心窝子,他说,队长,我们兄妹跟了你这么些年了,她什么性格,我什么性格,高队你都是了解的,我也知道你们都没把小冰当个姑娘,是,这主要也赖我,这不是你也知道我们家情况,我父母都是干公安的,也没时间管,三岁看老的时候都我带着她了,我也想她能,是吧,留个长头发,扎两个小辫子,穿上漂漂亮亮的小裙子,就跟贝贝那样,小花儿似的多好看,但她也不听我的啊,我又…我小时候操心这个,总觉得她比我小,又是姑娘家家的,不能受委屈,总得让着点她,这一让就让的她不把我的话当回事了。你看,幼儿园,她跟人小男生抢玩具,在人脖子上留一圈牙印子,小学四年级,看见我跟高年级的打架,她往书包里塞块儿砖头,追那小流氓三条街,愣是把人脑袋砸一窟窿,初三,收保护费的,她一个打三个,高二,有个臭小子说要追她,她二话不说给人卸了一条胳膊。高队,反正这些年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后来我报警校,对吧,子承父业,那可是我从小的志愿,她就也非要跟着我去,还跟我玩绝食抗议,我想想我就跟我爸妈说,我说小冰这个战斗力不往正道上走流到市面上可能要给组织添乱,上警校就上警校吧,没准警校能给她磨平了呢?咱公安系统里那么多岗位,到时候她出来,干个文职,或者就留在学校里,不也挺好个事儿,结果四年下来除了战斗力翻番儿屁也没磨成,还那样,我去哪儿她去哪儿,别说文职了,抓小偷她都嫌难度低非要跟着我干缉毒,这不我实在没辙了,才求高队你把她要过来,放我们小队里,她这人太不可控,放眼皮底下好歹还放心点,有个啥事儿我还罩一罩她,去哪儿,执行个什么任务心里有点儿底总比悬着好,高队你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高刚还懵着,刚才那口烟呛到脑子里还雾糟糟的,不然也不至于让郭旭这把心窝子从幼儿园掏起,他突然就觉出小队里有郭冰的重要性了,要是郭冰在,五分钟前就能把她哥一个锁喉拖离现场结束废话。


高刚就给郭旭划重点,他说你说点儿我不知道的,你,那什么,你怎么觉着小冰对方新武,喜欢方新武来着的。


郭旭就给高刚分析,他说,我最近觉得小冰总是在看方新武,就是那种,姑娘家那种,有点不好意思还老看老看的,还有一回我还看见她用手机拍小方,没人的时候还掏出来看,一会儿皱脸一会儿傻乐的,你说这不是看上人家这是什么。


高刚就不说话了,他狠狠吸了口烟,郭旭就感觉他俩这情绪对接上了,也沉痛起来,他抹了把脸,又开始掏心窝,他沉声说,小方他女朋友的事儿我们多少都知道点,他为了他女朋友在一线干了那么多年情报员,那都是一脚生一脚死,这个感情不是说过去就能过去的,我看他对小冰也没什么特别的态度,还不如对高队你来的热情…高队我觉得你还是别抽烟了,看你咳成这个样子,护士不让你抽不是没有原因的…其实高队你不知道,我以前一直觉得小冰对你有点意思,高队你别这么看着我,我是有现实依据的,我以前觉得这应该是叫那什么『埃勒克特拉情结』,弗洛伊德说的,你没发现小冰就在你面前还有点姑娘样?我的话她还爱听不听的,对你可是指哪儿打哪儿,那几年我就发愁啊,你可是已经有嫂子和贝贝的了,小冰说什么也不能当第三者啊,但我又心疼她,她这人大大咧咧的,指不定背地里的时候怎么难过呢,你说我这个当哥的能做什么,只能跟紧点呗,等着她能自己想开了,结果没两年你又离婚了,我就更发愁了,你说她要真想跟你,我是同意还是不同意,虽说她也不定听我的,但她就我这么一个哥,总得问我点意见吧,她要真问了,我该怎么回答?高队你这个人我是了解的,年纪这关你肯定就过不了,我也知道,公事归公事啊,做任务的时候你信任我们是一回事,可真要谈感情,我们在你眼里就一队半大小子和一黄毛丫头,但高队,不是我不信任你,小冰这丫头,轴,认定的事你看她什么时候半途而废过,但高队你这个人,别看硬邦邦一个汉子,谁不知道你吃软不吃硬的,就是不经泡,尤其是对年纪小的…


高刚觉得这个烟是不能抽了肺都快咳出来了,他说,停停停,我现在就是觉得平时给你布置作业布置少了,以后你睡觉前先跑个一万米,戏这么多是想干卧底怎么着?这里面儿有我什么事儿啊?


这是个心理建设的问题,郭旭掏完心又开始掏肺,愁的特别由内而外,他说我这个心理建设好几年了,我就怕她伤心,但怕又有个屁用,该伤心还不是得伤心,打小我就怕看她哭,结果这几天还不是…她还怕我看见,老躲起来哭,你说我老想着为小冰好,什么叫做为她好?我们兄妹俩从小活的都提心吊胆的,别的小孩儿天天想着让爸妈带着去哪儿玩,我们俩天天就想着什么时候爸妈能老实在家呆着,哪儿也不去,就怕什么时候他们哪个认识不认识的同事敲门…这些年我们抓了那么多贩毒吸毒的,哪个不是一个人,一个家原本好好的,说没就没了,我就觉得这人的幸福啊,真他妈脆弱,能有上点儿都不容易,还他妈说没就没了,别说我们这些干刑警的了,就算普通人,好好在路上走着,也保不准遇上个喝了酒开车的王八蛋,喜欢上个谁,只要不整那些原则上的错误,有什么不行的,我们这样的人,只要活着,好好活着干什么不行,高队,真的,嫂子跟你离婚的时候我就服嫂子说的,他说你高刚这么轰轰烈烈一个人,公安部都是有名声的,一遇到感情上的事就怂,瞻前顾后的,为这个好为那个好最后谁也没觉着好,爱的不痛快连恨都恨的不痛快。高队,你说感情的事是不是就是这么个道理。他拍了拍高刚的肩膀,满脸都是崇敬和佩服,真的高队,听你一说我这心里就啥都想通了,真的,甭管方新武怎么想的。他又拍拍自己的胸口。我现在就去跟小冰说,就算失恋了,还有哥给她顶着天呢!


然后他就头顶青天的走了,留下高刚一个人,夹着快要烫着手的烟,憋了半天。


高刚说是个屁这里到底有我什么事儿啊,我他妈什么也没说!!!


郭旭从天台上下来是真感觉一身轻松,高队就是高队,排忧解难郭旭长这么大就服他,他拄着拐正准备回病房,就看见他妹来看他,没见着人正准备出来找,他一身轻松的把他妹捞回去了,他跟郭冰说,要谈一谈方新武的事。


郭冰挺吃惊的,说哥你也发现了啊。


郭旭说这事儿瞒的了别人瞒不了你哥我。


郭冰这憋好几天了,终于找到个能吐槽的立刻就关不住了,她说我就觉得这事儿不能只有我一人发现啊,我这几天就盯方新武了,别的不说,不愧是干情报的,反侦察能力是真强,我这两天偷偷摸摸干的事儿他都知道,你说咱高队,嫂子跟他离婚的时候我就服嫂子说的,这么轰轰烈烈一个人,公安部都是有名声的,一遇到感情上的事就怂,瞻前顾后的,为这个好为那个好最后谁也没觉着好,爱的不痛快连恨都恨的不痛快,这事儿上真不是我说的,你们男人就是没用,不喜欢咱就说不喜欢的事儿,明明喜欢,非扯什么年纪,什么性别,什么危险,什么未来,什么为你好,好个屁,没杀人没犯法的,怎么就不能喜欢了,干我们这行的,活着都不易,能好好活着,干什么不行,还自己给自己下套,哥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是…?


反正我就跟方新武说了,咱高队这个人,别看硬邦邦一个汉子,谁不知道他吃软不吃硬的,不经泡,尤其是对年纪小的…哥?


郭旭揽着他妹,整个人的重量都压他妹肩膀上了,郭旭一脸就义的表情,


“妹儿,你说的太对了,哥也是这么劝高队的…”




*真的是方高(信我


*写话唠也真的是累...

评论
热度(354)

© 九转欢魂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