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欢魂蛋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陶弘景【南北朝】

【舅九】彼岸1

彼岸1

李家俊X林九

————————

香港,九龙旺角


“你会唔晓睇路啊,作死啊!”


“对不起先生,真对不起。”


“我叼你啊,你知悟知对鞋好鬼贵嘎 !”


街头几个小混混正在大声怒斥着一个穿制服的打工仔,烫金的头发和张牙舞爪的纹身都让路人避而远之,而被拦下的那个人也频频鞠躬道歉,换来的依然是对方的不依不饶。


“一系你就把我嘅鞋舔干净,一系赔钱!”


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中年男子似乎听懂了赔钱两个字,察觉出自己是被讹上了,也开始有些气愤:“先生,我又不是故意的踩你脚的,你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


“我管你啊,死蠢,今日唔赔钱你就别想活著走头!”


混混们吵嚷着就要把人往暗道里推,如果不出意外,今晚上的保护费就从这人身上榨了,刚才他们看得清楚,这人的兜里钱还不少,一看就是怕积蓄丢了全放身上的傻瓜。


“你们怎么能这样!你们这是抢劫!放开我!”本以为挺懦弱的男人徒地反抗起来,混混们一时不察也被击中了好几拳,不由得起了真火,对着男人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住手。”


正踢的来劲,就听到有人不识趣地打扰,几个混混愤而回头,待看清只是个警员后态度仍然很嚣张。


“阿Sir啊,我哋系朋友啦,玩吓架咋嘛!”


中年男子缩在地上干咳,整个人蜷成一个虾米状,抬起头时嘴角已有血沫,只能虚弱地摇摇头,表示这些人说的不是实话。


“朋友?”年轻的警员笑了下,抬腿走了过来,待离近了才看清他生的极为英俊,一双眼睛大且黑亮,个高腿长,身材挺拔。


“咩朋友会将人打成噉嘅?”


仗着他人单力薄,几个混混互相使了个眼色,竟将警员围了起来。他们青竹帮抢占这里的地盘也不是一两天了,上下早就打点好,这小警员一看就是刚分过来的新人,满脑子想着什么狗屁正义和平警察职责,所以才这么多管闲事。


“咁得闲去消夜啦!”


“新嚟嘅咩?以后畀你利是啦!”


一个像头头的说着就要伸手推开多管闲事的警员,其他几个则返过去找那打工仔,怕这肥羊跑了。


只听得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咔嚓,极像骨头断裂的声音,随之响起的就是鬼哭狼嚎,那几人一回头便迎上了呼啸而至的拳头,还没来得及还手就觉得胳膊上传来一阵剧痛,一个个臂膀竟全被折断。


方才还嚣张地不得了的几人此刻只能抱着胳膊在地上哀嚎,这小警员看着脸嫩,出手却非常狠辣,手臂被齐根掰断,就算治好,以后也算是废了。


林九抬起头,看着一脸平静地任混混们痛呼的警员,对方正按住胸前的对讲机传呼同伴,方才那一番打斗未曾使他的外表有任何凌乱,就连警帽都依然端正地戴在头上。


林九挣扎着站起身走进,嘴里不住地道谢


“谢谢你,警察先生,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家俊松开对讲机,看了眼狼狈不堪地男人,露出标准地八颗牙笑容,答道


“职责所在,应该的。”


他虽然仍带有粤语的腔调,说的却是实打实的普通话。林九听在耳里,更觉得感动。


香港是国际化都市,但市井街头仍有些人以本土港人而自傲,看不起任何外地人,尤其针对大陆来客,张口闭口死蠢仆街。即使去购物,某些小摊贩听闻对方说的不是粤语时,面上就会露出些不屑,更别提对他们这些无钱无势的打工仔。


世道炎凉,林九也就多少习惯了白眼和轻蔑的生活。


但是这位年轻的警察不仅出手相助,更给出了尊重,让林九愈发不知道如何感谢对方,满脑子想的都是不知道这里的警察收不收锦旗。


突如其来的喇叭声打断了林九的道谢,李家俊也跟着转头去看,只见一辆轿车停到了两人面前,一男子摇下车窗喊道


“家俊,你都喺度丫。”


李家俊抬起手敬了个礼,嘴里恭敬地喊道


“徐Sir。”


被唤作徐Sir的男子年约四十,一双眯眯眼笑的尤为和善,嘴里不住地赞道


“我喺食云吞,就见到你好威武,一个打六个,咁搏命?都唔惊受咗伤?”


李家俊笑起,白闪闪的一排牙


“佢哋够胆袭警,唔好教训下点可以”


徐永基点点头,八卦地说到最近新和安的大佬死了,青竹帮争夺地盘的厉害,所以底下的人才这么蠢蠢欲动的。


李家俊抿着嘴听徐永基说,他本就是极好的长相,笑起来更显乖巧。


徐永基说着就堆起笑,略戏谑低说道不过这些都是小打小闹啦,有李Sir在,掀不起大风浪!


李家俊眨眨眼,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一双眼睫毛浓长,犹如蝴蝶扇翼,在脸上落下阴影。


两人交谈均是粤语,林九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不会也不敢插话,一时间显得存在的尤为尴尬,然而说话的两人却都未察觉,徐永基更是招呼李家俊上车,要将他送直接回警署。


林九此时也顾不上礼貌,捂着仍隐隐作痛的腹部,大声问道


“这位警察先生,请问你的姓名是?”


正准备上车的人停了住,徐永基也有点稀奇地打量着这个黑黑瘦瘦的中年男人,来香港打工的人多半都生活在暗处,一些人是因为不合法身份,而就算是合法的那些,也尽量避免和警察这样的政府部门打交道,香港法治严谨,万一证件不齐全,是会直接坐牢的。


李家俊回头看着对方,表情晦暗不明,倒是林九心思直通,张嘴就将理由说了出来


“我想做个锦旗送到警察局,感谢您今天的帮助!”


闻言徐永基憋不住笑了出来,李家俊的脸上也闪过一丝尴尬,他张口拒绝道:“真的不用了,这是我的职责。”


“可是……”


没有等林九说完,李家俊已经打开车门坐进去,徐永基一脚油门就把车开走了。


徒留下林九站在原地闻了一鼻子尾气,心里想着真的是遇到了天大的好人。



—————————————

终于下海了,但是这对特别地难写,很容易就OOC,我尽量慢工出细活吧。

写文我不剧透结局的,所以请先别问我HE还是BE哈~

其实我可想只开车算了

PS:文中粤语对话我找的翻译器,大家不要较真看看就好_(:з」∠)_

评论(43)
热度(67)

© 九转欢魂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