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欢魂蛋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陶弘景【南北朝】

【舅九】彼岸2

有rape情节,不喜勿入。


彼岸2

李家俊X林九


那日之后林九有事没事就爱在旺角逛逛,以前他总觉得那里嘈杂又浮躁,年轻人穿的不成体统又行为放荡,每次路过都是皱着眉头躲着走。


而自从遇到了那名个子高高的好心警员后,他就连带着对当地年轻人的印象都好了许多,全然忘记了自己其实同样被所谓的“年轻人们”欺辱勒索过。


他为人木讷,心眼又实,谁对他好,总恨不得心都掏出来回报人家。


可惜的是,无论他怎么转悠,都没有再遇见那个名叫“家俊”的警员,偶尔想起了,就咂摸着嘴一脸地可惜,但终究还是将念想压在了心底。


夏日里闷热,干完这个月如果老板再不续约,林九就得回老家的剧团去顶梁。其实比起这脚下没底地擦玻璃,或者修理个电灯都会被客人投诉的活,他是真的挺喜欢剧团的,但喜欢填不饱肚子,更没办法支付老家那一张有一张的病院账单。


所以即使知道老板故意多加了活,他也咬牙干了下来。


这天林九擦完上百层的玻璃,刚从升降机上下来,老板急匆匆地就打来个电话,说临时接了个新活,让林九赶紧按着地址赶过去,回来后给车费补贴。


林九看看地址离酒店并不远,干脆就直接走了过去。至于省下来的路费,全当一笔小横财,这个月能多寄点回家去。


等到林九到了地方,才发现是家夜总会,车水马龙的人流,嘈杂的声音从店里直接传到街上,偶尔看到些大腹便便的中年客人,喝的醉醺醺的出来,手里挽着一两个小姑娘,白花花的胸和长腿,在男人耳边也不知说了什么,不停娇笑着。


林九看了几眼就不敢再看,低头打算从门口进去,但很快就被门童拦了下。看林九一身脏污的工作服,脸上还长着一堆青春痘的门童不耐烦地让他从后门再进,一个维修工在门口晃来晃去地像什么话。


林九好脾气地赔着笑脸,点头哈腰地绕着店门走,看见了个不起眼地棕门,想回头跟门童确认一下,却不知哪里来的一辆黑车停在了门口,而方才还用鼻孔看人的门童瞬间笑出了满脸的褶子,殷勤的上前招呼。林九不好再问,试着推了推门,发现能进,就直接进去了。


进门之后是一段窄窄的走廊,地上铺着厚重的深红地毯,一端连着上楼的楼梯,而另一端的尽头是一扇金门,林九踌躇了下,想要给老板打个电话,才发现手机已经没电了。


他试着往金门的方向走,到了门口后才发现门并未关严,侧开了一条缝,里面坐着几个人,正谈笑着。


林九犹豫着要不要进去问路,就听到一声呵斥


“你是谁?”


林九回头,几个身材魁梧黑衣的男人向他快速走来,都面色不善。林九赶紧解释自己是来修理舞台灯光的,但是迷路了,还请问几位大哥怎么去舞厅。


几个人上下打量着他,其中一个抬起手,指着向上的楼梯,林九连连道谢,也不敢多停留,几步就顺着楼梯跑了,临走时还听到一声略带威胁的低音


“别胡乱走,也别胡乱说话!”


林九头也不敢回,待到了舞厅时才抹去额头的汗珠,他刚才看的分明,那几个人身上,都是带着枪的。


经过方才一吓,他的心脏碰碰地跳,修理时手都是抖的。好在坏掉的灯光器只需要更换灯光,林九尽量躲避着台上跳的疯魔的人们,但不可避免地仍被踹了几脚,他也不在意,只盼望修好了后赶紧回家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蹲的时间太长,林九起身的时候,被身后的一撞,一时没有站住,不小心蹭到个女人。对方立刻高声一叫,大喊有咸猪手,把林九吓得直退,他一个女的手都没牵过的人直接就变流氓犯,这可不成。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那个涂着大红嘴唇的女孩看着不超过二十岁,嘴里却一直骂骂咧咧的,抓着林九不让他走,还呼唤男伴过来。很快就挤过来了一群小伙子,领头的人


手臂上还缠着绷带,看到林九时楞了一下,随即开始大骂


“又系你!今次一定弄死你!”


原来正是上次找他麻烦的小混混们,林九心里暗暗打鼓,直接转身就跑。


舞台离地面颇高,林九跳下去的崴到了脚,只觉得一阵钻心地疼从脚踝传上来,站都站不稳。


那群人也跟着跳了下去,看样子根本不打算放过他,几个人还顺手拿起了酒瓶,林九心提到了嗓子眼,拼着一条命往舞厅门口跑。但没跑几部就不小心撞到了人,林九赶紧抬起头想道歉,却看到一张大眼睛尖下巴脸,正挑着眉看自己


“是你?”


乍见时的喜悦淹过了一切,林九咧着嘴刚想和李家俊打招呼,就听到后面吵嚷的声音,一张脸顿时白了,结结巴巴地说


“那,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虽然见过李家俊的身手,但对方人多势众,手里拿着武器不说,这旧仇新怨一起,难保不会将李家俊一起揍了。


李家俊向着林九的身后看过去,不禁嘴角挂上了一抹笑,他收回视线,在林九身上打量了一圈,拽住他胳膊的手一直没有放开。


那帮人到了眼前仍凶神恶煞的模样,直到带头的那个小头目看清了李家俊的脸,才猛地住了口,勉强挤出个笑容


“Joe哥,你,你也来啦。”


态度转换的,简直就不像同一个人。


李家俊微笑着不说话,视线滑到对方的手臂处停留了下,脸上的笑容加深,从林九的角度看去看到了侧脸上的酒窝,心里居然闪过了可爱的念头。


待到把那帮人都看毛了,李家俊才开口,说的第一句却八竿子都打不着。


“咁劳气呀?我听讲青竹帮换大佬啦,少当家返嚟?”


那几个小混混互相偷看了几眼,纷纷嗫喏着不清楚啦、骚瑞Joe哥以前都是有眼不识泰山。


林九听了的一知半懂,但好歹看出来应该是没事了,一放下心来就觉得脚疼的厉害,不由得身子歪了歪。


李家俊瞥了他一眼,拽着胳膊的手改为扶住了腰,林九被搂的有点不自在,但稍微动了下就立刻被掐了一把,也不敢继续躲。


最后留下一句蔡叔好稀罕王少,同你们少东家讲,改天约上姜少一起饮茶。说完,也不管那帮人愣在当场,李家俊搂着林九一瘸一拐地走了。


扶着林九走到角落里的一个沙发上坐好,李家俊松开了手,坐在旁边的长沙发上问道


“你的脚有没有事?看你走的好辛苦啊。”


林九连着两次被李家俊救下,心里早已感激地一塌糊涂,如今又被这样关切的问,连忙咧着嘴说没事,偏偏他又确实疼的厉害,一张脸又皱眉又是笑,看上去怪异的很。


李家俊看了一眼就笑了出来,一排白闪闪的牙齿,语气更加温柔


“好歹我也是警队的,基础的护理也会,我帮你看看?严重的话还是要去医院的。”


林九看李家俊一脸坚持实在拗不过,只好抬起腿,他坐的沙发软,这一抬腿整个人就向后仰,他又怕自己的鞋脏,不敢落在沙发面上,抬得姿势就更高,直接连屁股带腿直接冲着对方。


林九有点脸红,觉得姿势太不得体。李家俊倒是不以为意,托住他的脚腕,伸手把裤腿往上卷了卷,就看到脚腕处果然一片红肿,胀的像发面馒头一般。李家俊试探地碰了碰红肿的脚腕,刚一碰上林九就嘶了一声,不由得地往回躲,好在李家俊抓得牢,不然可能会被踢到下巴。


林九看的惊心,立马不再动了,任凭李家俊反复地揉捏,直到疼的狠了才嗯一声,被按到最后的时候眼圈都发红,满头的汗。


就在林九觉得不行了真的撑不住了再按就要叫了的时候,李家俊终于大发慈悲地松开了手,也不知有意还是无心,松开时沿着小腿向上蹭了一把,逼的林九没忍住一个哆嗦。


李家俊抬手叫来Waiter,示意对方拿来些冰块和毛巾。林九好容易得了自由,立马端正坐好,肚子却咕噜噜地叫了出来。他这才想起自己直到现在都还没吃晚饭,已经饿得开始有点头晕。


林九困窘地不知如何是好,他在李家俊面前似乎就没有不出丑的时候。


英俊的年轻男人却神色如常,只是叫住了准备离去的Waiter,示意对方拿来菜单,然后询问林九。


“我都好饿啊,实在想吃这里的朗姆糕,这位……”


林九眨巴着眼看对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根本没自我介绍,连忙开了口


“我叫林九,森林的林,数字九,那我请你吃吧!”


说完,林九眼瞅着李家俊愣了一下,怕对方推辞,赶紧翻兜掏出了那一叠钱,紧紧地攥在手里,还解释道


“我有钱的,之前都没谢过你……呃,请问你叫……”


李家俊定定地看了林九一会,突然笑了出来,一双眼笑成了月牙,带着年轻人特有的活泼


“刚才不是还叫我家俊兄弟?”


林九红着一张脸,小声地答道


“我之前听别人好像这样叫你,还有那什么骄的,你名字好多啊……”


“我姓李,李家俊,英文名是Joe,你如果叫不惯英文,叫我阿俊就好。”


说完,又对Waiter说了一串英文,对方点点头离开去准备。


林九听不懂,只在心里默默数着身上的钱,如果不够,不知道附近有没有取款机。


他刚才瞄了眼菜单,虽然看不太清,但也看到了那一串的零,脱去警服的李家俊看起来非富即贵,但林九压根没想过让对方付账。自己虽然穷,但该懂的道理都懂,就冲着李家俊两次帮他解围,花光了积蓄也不为过,大不了,再求着老板多派些其他的活就是。


他这边左思右想,Waiter的动作却很快,不一会大大小小的盘子就摆满了桌面,跟着一同送来的还有瓶看着就贵到吓死人的酒。


李家俊熟练地打开酒瓶,给自己和林九都满了一杯,然后举起酒杯递过去,轻松地说道


“今晚赚到了,蔡叔回来,可以白吃白喝!”


林九看看对方手里的酒,又看看攥着的钱,坚定地说


“我付得起的,真的,这些不够的话,我还有积蓄!”


李家俊笑了下


“不是啦,这些真的是白送的,这家店是我一个叔叔的,付钱给他反而会不开心,很麻烦的。”


林九狐疑地接过酒杯,也不确定李家俊是不是在诳自己,打算待会暗中问问那个服务员,如果需要结账的话,自己就先偷偷去结了。


他心不在焉地把酒喝了下去,入了肚才察觉出烈,就像肚里生出把火,一下就烧到了喉咙口,不由得咳了起来。


李家俊见他呛到了,连忙坐近了帮他拍背,林九只觉得对方的手火热,熨在后背简直内外一同烧。


“咳咳,没事……我,我就是喝急了。”说完,抬头就看见端到面前的一碟蛋糕,鲜嫩的奶油上点缀着水果,看起来各位好吃。


“对不起啊怪我怪我,你赶紧吃点蛋糕压压。”


林九感激地对李家俊笑笑,也顾不得擦掉眼角的泪花,接过蛋糕就狼吞虎咽地开始吃,他确实饿得厉害了,也没注意到李家俊的手再没离开他的后背。


有一下没一下地帮林九顺气,李家俊的手越来越往下,摸到腰的时候林九终于动了一下,扭头问道


“阿俊兄弟……?”


李家俊又倒了杯酒递过去,他生的极好看,一双眼圆且大,湿漉漉地带着光,一旦笑起就哄得人心跳。


“来,再喝点,慢些吃,不要噎着。”


软嗓带着无法抗拒地温柔,只把人裹着缠着就逃不出去。


林九接过酒杯小口地喝着,那蛋糕带着微微的苦香,虽然甜却不腻人,甜分立刻抚慰了叫唤多时地肚子,桌上的食物越来越少,酒也越喝越多。


“阿,阿俊兄弟,我真的特感激你!真的,我以前一直觉得香港人其实不,不好,但是你,好,特别好。”林九酒量连一杯倒都算不上,喝到最后舌头都大了。


李家俊任他扒着自己抽酒疯,一双眼在昏暗的光线简直亮的吓人。


“好人?我可不是好人。”


林九睁大眼,怒气冲冲地说


“谁说你不好!我,我去同他讲道理!”


李家俊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对方似乎仍然没有察觉整个身子都被他搂进了怀里,只是全心全意地看着他,那眼神莫名就像李家俊想起小时候养过的查理,认真,笨拙,带着点不自知的讨好。


“那林先生想不想知道我有多不好啊?”李家俊凑到对方耳根去说,轻轻地蹭过那小巧的耳垂,怀里的人就肉眼可见地抖了起来。


“你,你特别好……”被酒精烧糊大脑的林九早已不知道对方在说些什么,只固执地一遍遍重复好这个字眼。


而年轻的男人权当对方这就算答应,将小个子的维修工半搂半抱地掺了起来,早已有等待多时地Waiter递过一张卡片,李家俊拿着那黑色的房卡笑了


笑,瞥了眼等在旁边的Waiter,对方立刻低下头,等到两人的身影都消失了才稍稍抬起来,用对讲机低语了几句。

 

开车啦,有rape情节,不喜勿入。


评论(53)
热度(108)

© 九转欢魂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