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欢魂蛋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陶弘景【南北朝】

【舅九】彼岸3

李家俊X林九


上来就开了车


等到李家俊抽出来,那量多到不合理的液体也随着争先恐后地涌出,林九昏昏沉沉地只觉得身上一凉,他睁开眼,就看到那张英俊的过分的脸凑到眼前。


“抱歉,我做的有点过了,现在就给你解开好不好?”


被李家俊这么一说,林九才意识到自己的双手还被拷在身后,他沉默地等李家俊拿钥匙给他解开,只觉得双肩都不再是自己的。


李家俊把他抱在怀里,揉捏着肩膀,语气听起来居然还有点心疼。


“我也是忘了,拷了这么久,一定很疼吧。”


林九任他给自己按摩,浑身止不住抖,他想要挥拳揍向这张笑的温柔的脸,却连胳膊都抬不起来。


半晌,林九才睁开眼,也不看李家俊,只哑着嗓子让对方放开自己。


李家俊耐心地问道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林九不答他,只自顾地推搡,李家俊却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腕不让他离开,还时不时地啄吻下脖间。


被对方的动作弄得一阵阵恶心,而林九感受到屁股下贴着的东西似乎还有起来的趋势,立刻惊慌地将理由说了出来


“我,我要去厕所!”


随着他的话,就是肚子一阵阵地咕噜声。


李家俊笑的露出白晃晃的牙,他一把捞起怀里的男人,抱小孩一样抱进了浴室,林九试图挣扎还被打了一下屁股,气的眼睛都是通红的。


浴室里情形林九完全不敢回想,他像个小孩一样被把着上厕所,只觉得整个人都要崩溃,然后清洗时又被按着做了一次,等到林九被抱出来后,连腿根都是颤的



林九看着眼前这张昨天还觉得是恩人的脸,抓住床单的手指都白了。年轻人拿毛巾随意擦了擦自己,下床开始穿衣。


“你这是犯罪,我要告你!”


李家俊正套上牛仔裤,闻言回头看着床上的男人,对方赤裸着身子,尚带着水气,活像一只被淋透的狗。


李家俊捡起绵软的上衣穿好,遮住那侵略性十足的肌肉,然后转身朝林九走去,而随着他的走近,林九越退越远,直到后背抵上了床头。


“昨天我们都喝了酒,才会发生这种事,我承认我昨天有点强迫你,但是林先生你自己一直往我身上贴,我自然误会喽。”


“而且今天早上我不是也让你快活了吗?”


还歪头笑了一下,乖巧无害的脸,说着,手往林九的脸上摸去,对方却只是很快避开,嘴里叨叨着那几句话你这是犯罪我要告你。


翻来覆去的,连句脏话都说不出来。


终于,李家俊不耐烦了,站了起来,双手插兜,不屑地说道。


“林先生,别说这里的警局不会收你的案子,恐怕整个香港,你都没办法告到我。”


林九猛地抬起头,看向那双肆意的桃花眼。


李家俊笑了下,接着说


“你不信?好吧,那你可以去试试,但是林先生,你不觉得这样有点忘恩负义吗?”


“如果没有我,你最起码死了两回。”


“你信不信我一句话,你连这个俱乐部都没法出去?”


李家俊说完,看看床上的男人还是沉默不语,耸了下肩,他拿起床头的手机,看着上面的未接来电,皱了皱眉,随即拨了回去。


“唔好意思蔡叔,我起太夜,有咩事呀?”


林九看着在屋里来回踱步的年轻人,脸上明明是不耐烦的表情,语气却是十足十的恭敬,偶尔扫过来的眼神里,透着狼一样的凌厉。


所以这才是他真正的样子?


当他还发呆的时候,看到一双腿已经出现在眼前,顺着看上去就是双墨黑的眼,眼皮大又深,将所有的光线都敛进其中。


不由自主地,林九问出了一句


“那你救我,是真的碰巧遇到?”


李家俊挑了下眉,噗嗤笑了出来,笑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不然还是我跟踪了你?”


林九抿了抿嘴,耳朵上冒出点红,李家俊看着他不好意思的样子,蓦地,俯下身在他唇上点了一下。


抬手抚上林九的脸,说道


“其实,我挺喜欢你的,阿九。”


--------------------

虽然这个还没写完,但我已经决定开一篇架空的舅九文啦!

设定是主仆年下鬼畜,嗯挺中二的,我尽量不往弱智了写:_(:з」∠)_

评论(46)
热度(82)

© 九转欢魂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