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欢魂蛋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陶弘景【南北朝】

【白嘉衍生】黑道少主和他的泪痣手下 上

非RPS


王嘉尔X白敬亭


《黑道少主和他的泪痣手下 》上



小白是个混黑道的。

他的老大是隔壁老王。

其实单从长相来看,小白人如其名,唇红齿白,眼角下还有颗小小的泪痣,不说话上挑着眼睫毛看人时,能用上楚楚可怜。

但是耍起狠来,那就是另一个人设,由于太过表里不一,多少个人轻易就栽在了他的面相上,然后一命呜呼。

年纪轻轻,已是满手血污。


混黑道这件事其实也是个青春饭,尤其是刚入行的职场新鲜人,名副其实的低收入高风险的工作,一帮子人上街看着乌泱泱的很威风,实际能好胳膊好腿活到老的,不是早早就退出江湖的喽啰,就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老炮们。

隔壁老王是B市最横的老炮了,人称“王爷”。

老炮们有几个统一的特点,面瘫,心狠,护犊子。

老王年轻时也是个浪子,路边的野花没少采。

男人嘛,外面再狠,也得有个温香软玉的地呵护受伤的心灵。

只不过治疗受伤的心灵,往往会需要另一颗受伤的心。

老王红颜知己不少,却都没有给名分,他说的清楚,女人要啥都行,金银珠宝甚至不动产,就是不能要那个小红本本,新时代的卖身契。

老王想的很清楚,江湖上,孤家寡人比子孙成群来的好混,他之所以能做到今天的位置,就是因为没有任何人,能拿任何事威胁他。

这点其实放到任何一个环境里,都容易使人成功,而且看起来很屌。

不过人再屌是屌不过时间的。

老王从小王成为王爷,从小混混成为大混混,巨混混后,就像每一个打下江山的豪杰们,考虑的永远都是身后事。

而只要是人,心里就讲究个亲疏远近。

所以即使小白是他手下最能干的小弟,当老王知道自己其实还有个儿子后,他能做出的也不过是为人父母能做的唯一选择。

让儿子回来,认祖归宗。


老王的儿子,人称“王少”。

王少的长相随了妈妈,眼大鼻直尖下巴,笑起来甜蜜蜜的,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

老王刚见到儿子的时候,冷硬如他也恍惚了下,记忆里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铺天盖地地袭来,于是老王的脸上,算是有了个叫做笑容的东西。

偏生儿子乖巧,一口一个爸,仿佛全然不记得自己的童年的外号是没爹的孩子。

父子相认的场景很社会主义价值观,手下的一干小弟们眼观口口观心,能做到护卫老大的位置,其实九成是靠眼力价。

于是靠实力说话的人就很容易破坏气氛。

小白叫了声爸,直接说了有人来砸场子的晦气事,给老王平添了几分闹心。

不过老王很快就把儿女私情放到了一边,刚相认的儿子被挤出了圈外,只能站在一旁干等。

王少看着亲爹和小白一起讨论帮内的重大决定,眼睛打量了番外号“小白脸”的小白,脸上始终笑嘻嘻的。

小白得到指示后就赶去处理事情,全程都没有看过王少一眼。在他心里只有两件事重要,一,老王,二帮派。

其他任何人任何事都于他没什么关系,因为除了老王和帮派,似乎没有什么是能够长久存活的。


老王和儿子二度相谈,王少聪明机灵,举止得体,眼里还有着满满的崇拜,让老王心里很舒坦。

老王坐到现在的位置,旁人或怕或避,哪里还有不要命地上赶着凑过来聊天的,更何况还是多年不见的亲儿子。

晚宴的时候,老王喝了酒,在老兄弟们面前有点失态。

这次是王少把他扶了回去,而不是一直以来陪伴左右的小白。

王少回到帮中,看似风平浪静,其实旋涡在水底浮现,昭示着风雨欲来前的平静。


*


王少是个高材生,国外留学回来的。知道不少新鲜玩意,蹦极跳伞挑战珠峰都玩过。

但是他不抽烟,不喝酒,就连谈恋爱,也都纯洁地如同偶像剧般。

不是没有人质疑老子英雄儿子狗熊。

老王抽雪茄,逗弄笼子里的雪雕,眉毛都不抬。

我的儿子,能差到哪去?

完了还加上一句,这江湖总归是年轻人的。

老王作为大领导,每句话的每个字都是需要反复推敲的。于是觉得自己明白过味的人就有些躁动,当然,大部分人依旧观望着。

老王叫来儿子,面提耳命。

创业难,守业更难。

就比如王家最重要的产品——白面,早些年老王凭借它打开了市场,一时风头无两,也说不清这纯洁如雪的粉末背后流淌着多少红色的血。

然而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白面不够刺激,不够fashion,拿出去泡妞是会被当成土鳖的。

市场如果萎缩,资金链就会断裂,钱没了,人心也就散了,帝国崩塌不过一夕之间。

这道理,老王懂,他只希望儿子也能懂。

王少很听话,他说爸爸你放心,我会把王家做到更大。

老王很欣慰,但是不放心。

他叫来小白,说,以后多帮帮我儿子。

王少叫,哥。

小白没表情,对着老王说了一句,爸爸,知道了。



二、


B市是枢纽型城市,贸易往来频繁,流动人口密集,且临壤边境,鱼龙混杂。

在这样一个三不管的地带称王,是很爽的。

不过有人爽就有人惨,守恒定律。

财富大量地聚集到一个人的手中,剩下人的下场里,家破人亡算是轻的。

多得是在地狱里绝望挣扎的人,枯瘦的手臂上密密麻麻的针孔,滴泪横流,猪狗不如。

小白平静地在心里记录下一笔笔账目,黑的眼,白的脸,血红的字。

他在老王身边待了三年,却觉得已经活了三辈子那么久。从整宿睡不着觉到现在一夜无梦,习惯才是世间最可怕的存在。

从兜里摸出烟,点燃一根深深抽了口,呛人的白烟走过嗓子,肺管,杀害细胞,再轻轻吐出。

每抽一根就能离死亡更近一点,这样确定的事情让他感到安心。

更何况,吸烟再凶,也比吸毒强,姓王的虽然拿走了他的一切,但没有逼着他吸毒,光是这点,就足够他感恩戴德。

“哥你抽烟的啊?”

咋咋呼呼的声音,有人靠了近,全然不见他身上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眯了眯眼,小白不禁狠狠地抽了一口,烟雾后的表情晦暗不明。

“抽烟有害健康,还是戒了的好。”

王少说什么话的时候都神情诚恳,好似真的为你着想。

“有事吗?”

直奔主题,一般是想把对方赶紧打发走。

“是这样的哥,爸爸说想让我来继承家业,但是我不想再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

小白转过头,王少若是长了三头六臂都不会让他这样惊讶。

“我是认真的,你相信我,哥。”

小白笑了一下,细瘦的手指夹着香烟,他的身形高挑帅气,一举一动都似模特般。

“王少,我就是王家的一条狗,你不用对我这么客气。”

王少瞪大眼,满脸不解。

“可是,我听见你也叫他爸爸,而且爸爸也很喜欢你……”

小白扔下香烟,用脚捻灭,打断了王少的话,他凑到对方耳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那是因为你爸在床上就好这口。”

说完,恶意地冲王少笑,等着看对方吃惊和厌恶。

王少眨巴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盯住他,小白等了半天也不见对方有什么反应,不禁有些心浮气躁,转身就要走,却被一把拽住了胳膊。

“哥,我是真的想让王家做正经生意,你相信我。”

小白点点头,意思是我知道了,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

“所以,哥你觉得怎么做好呢?”

挑了下眉,小白觉得这个老王的担心也不无道理,如果哪一天他走了,这个富二代别说坐稳椅子,能不能多活一天都不确定。

“主意都我拿了,干脆王家也给我算了。”

王少笑了,一口白牙。

“哥,这个家哪里还分什么你我。”

所以,你的是你的,还是我的?

小白从头到脚打量了下王少,再开口语气已经不那么冷漠

“洗钱,无非是买进卖出,你看着喜欢的买吧。”

王少听完后若有所思,他激动地抱了一下小白,嘴里笑道

“哥你真是我的好哥,你信我,我说的,这个家不分你我。”

小白盯着眼前笑的烂漫的脸,破天荒地,扯动了下嘴角。



-------------------------

看明星大侦探看的好喜欢这对,来个小短篇,顶多上下。

特别下周五黄磊老师来参加的一期,特别期待!!

评论(12)
热度(66)

© 九转欢魂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