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欢魂蛋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陶弘景【南北朝】

【白嘉衍生】黑道少主和他的泪痣手下 三

【白嘉衍生】黑道少主和他的泪痣手下 三

非RPS


王嘉尔X白敬亭


三、

洗白,看似是个技术活,其实无非是资金周转。

法治社会,钱要分干净和脏,资本时代,钱就是钱。

也不知道王少怎么跟老王说的,不过一夜之间,王家就多出来大大小小产业,其中还有几家兰花公司,端的是高雅纯洁。

小白看着王少满手泥泞,神态认真地伺候那娇气的花朵,觉得特别魔幻主义。

王少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花盆,擦干净花瓣上的土,转头对着小白笑。

“哥,好看吗?”

小白手指动了动,他想拿烟抽,到底还是放弃了,抱着臂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王少也不介意他的话少,仍自顾自地说着,老王也有这个毛病,好像他们肯说,别人就一定愿意听。

“我妈妈特别喜欢花,最爱兰花,我这里的品种还及不上她养过的十分之一。”

小白靠着花房的门,这里僻静,小弟也少,从窗户能看到外面摇摆的花田,姹紫嫣红的。

“可惜了那场火,不过妈妈养过的花我都会找回来的。”

闻言小白的眼神落到了王少的脸上,长睫低垂,庭高鼻直,依旧是不喑世事的脸,笑的迷人。

他是知道王少母亲的事的,死的很冤枉,甚至有点不值,小白想要说些什么,突然后背一凛,突然扑向王少,把对方推开。

而窗户已然破碎,玻璃混着枪声尖锐的刺耳,小白把王少护在身后,拔出枪来,到底是大意了,觉得此处知情人甚少,但真有人想要别人死的话,是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躲避的。

他握着枪,满脸的煞气,眼睛里是浓厚的黑,看似瘦弱的身体非常灵活,一面还击一面掩护王少向车跑去。

王少手无寸铁,又从未卷入过这样的血腥事,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任由小白推着自己逃跑。

子弹从耳边呼啸而过,其实这样的场面大大小小也经历了数十次,但是从来无法习惯,习惯不了,游走在生死之间。

对方的人数似乎并不多,但袭击一直未停,这说明弹药充足,做好了准备,小白很快就打完了子弹,好在他已经将王少送到了车里,打开车门的时候觉得后腰一凉,但没有管,这个时候只有逃出去是唯一重要的事。

后面横七竖八地一地尸体。

开车逃跑,对方仍不肯放弃,小白一路狂飙,方向盘几乎快被他拧断,王少坐在一旁,脸色苍白地看着他。

“哥,你在流血。”

小白咬紧牙不吭声,他很快就进入市区,一旦进了市区,后面那帮亡命徒也不敢再这么明目张胆地索命。

王少还想说些什么,突然被小白按低了脑袋,车窗上一堆弹孔,王少抬头看去,双眼赤红。

小白猛地打转方向盘,路虎超越了一辆辆车,引来喇叭声,还有人探头来骂,被子弹击中立刻鬼哭狼嚎。

很快所有车都开始让道,遮挡物越来越少,但是离市区也越来越近,很快他们就能逃出去了。

这时一辆车直直撞来,小白终于握不住方向盘,路虎腾空而起,在地上翻滚了几下,停住不动了。

小白昏迷前看到有人把王少拖了出去,那张干净的脸上多了几道血痕,看上去突兀极了。

“王嘉尔……”



小白再醒过来的时候首先感受到的是剧痛,来自腰侧,他试图伸手去摸,才发现自己的手和脚都被铁链锁住,关在不知道哪里的黑屋里。

低头看了看腰侧,很幸运,子弹穿肉而过,并没有留在体内,但他一直在流血,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很快就会死掉。

小白把头靠在墙上,冰冷带来一丝清醒,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谁袭击了他们,更不知道王少是不是活着。

看了眼手表,现在还没天黑,所以他们可能是在地下。小白思索着所有能够逃生的方法,但是不停地失血令他浑身发抖,意识模糊。

“……哥……”

角落传来王少的声音,对方的待遇似乎比他好一点,没有被锁住手脚,不过从他的声音来听,似乎也疼的够呛。

“你怎么样?”小白嗓音嘶哑,他急需补充淡水和血,不过现在看起来似乎哪个都没办法得到。

“我没事……哥你呢?”王少勉强坐起,向他爬来,动作迟缓又无力。

小白没有再说话,他觉得晕眩,再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王少已经来到了面前,正着急地看着他,伸手欲摸上那伤口。

小白躲了下,没躲开,他没指望这个大少爷能有什么方法救自己,也许今天就是他的日期,不早也不晚。

“……袭击我们的人应该是内鬼,若你能逃出去,这是个清理的机会。”

王少用手捂住他的腰,灯光昏暗,能看到他额头上的汗。

“哥你不要说话了,忍耐一会,坚持住。”

声音倒也算镇定,小白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小看了他,本来还以为这小子已经哭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次的事可能是肥爷下的手,德叔和阿强也一直对洗白不感冒,倒是峰姐一直以来最忠心,如果你能和她联手,最起码自保没有问题。”

“肥爷?可是他一直没有反对洗白啊。”

小白想笑,但是没有力气,他为对方语气里的天真而感到好笑,同时有一丝丝欣慰。

也许不用自己做什么,王家就会自己倒了,只要王少去继承。

小白靠近对方,对方也搂紧了他,姿势有点别扭,但是为了怕被窃听了去,也只能这样。

他凑到王少的耳边,说道

“你听我的,一定是肥爷,我屋子的墙里,进门处右手边第三排第四格的瓷砖里有账本,你想扳倒他不难……”

小白停下来,喘了口气,他敏感地觉得对方正在抚摸自己的腰,拉开些距离,他问道

“你在干什么?”

小白猛地瞪大眼,伤口周围传来的灼热感腐蚀了他所有神经,他扭动着想要远离,对方却坚定地继续撒上粉末,还撕开了衣服包裹住伤口

“你个王八蛋!你居然给我用粉!

小白忍不住破口大骂,铁链被他拽的直摇晃,王少抱紧他,按住伤口止血,紧紧地盯住他的眼睛,说道

“哥,我不会让你死的。”

极其认真,带着微笑,一瞬间竟和下午浇花时的神态重合,小白张了张口,没有说出话来。

-------------------

越写越长这个毛病真是,争取五以内完结。

本篇王嘉尔是攻,再强调下。

评论(12)
热度(46)

© 九转欢魂蛋 | Powered by LOFTER